›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29日

自己對自己失望的奇怪句式 - 亦彤

面對傳媒的窮追不捨,身陷僭建醜聞囹圄的梁振英,公開表示對自己感到很失望。這番話又再展露這位候任特首的驚人語言偽術。因為正常人說感到失望,在一般的語境下,理應自己是受到虧欠、被辜負的一方,並且同時涉及另一方的他者。因此,在邏輯上,不可能出現自己對自己失望、自己對自己饒恕的奇怪句式。餘下的可能,就是此君已經患上淺層的精神分裂,演繹多重人格而不自知。
當梁振英在眾目睽睽之下,同時間扮演天使與魔鬼,就有不少人在真相未明之前,嘗試揣摩其心理狀態,還原其非法僭建行為的真正動機。譬如前梁振英競選辦主席張震遠認為「這是疏忽,但絕對不涉及誠信問題」;候任特首辦主管羅范椒芬表示「他是真心相信那花棚不是僭建」。從他們的角度而言,梁振英為登上香港權力第一高位蓄謀已久,必然是一個心思細密、行事謹慎的角色,這種人物不可能在發生連串高官僭建事件後,仍然對其可能面對的風險紋風不動。更何況,他早前大方邀請傳媒進入其大宅進行採訪,倘若梁振英真是狼子野心、機關算盡的話,更足證他在事件曝光前不存在知情不報的嫌疑。
然而,這種將疏忽與誠信切割處理的做法,存在重大的邏輯謬誤。首先,梁振英早已在競選特首的時候,指出對手唐英年隱瞞大宅僭建是涉及誠信問題,他不可能沿用雙重標準去處理同一問題。其次,梁振英曾在競選期間表示自己是沒有僭建的清白之軀,故問題的關鍵在於,到底他有沒有足夠的理由去確信其山頂住宅並沒有違規建築?他說曾委託的兩名律師及一名建築師檢查大宅認為並無僭建,卻不肯公開其身份,試問公眾單憑梁振英的片面之詞從何判斷誰在說謊?梁所謂「由個人一力承擔」的說法根本無助了解真相──因為他若受到專業意見誤導,該等人士理應受到社會譴責,還他一個公道;相反,若他清楚知道僭建物的存在,而向公眾隱瞞甚至扭曲事實,這種裝扮出來的「疏忽」就絕對涉及嚴重的誠信問題。
當日唐英年在特首選舉論壇上抖出行政會議的內幕,指出有人試圖以商台牌照續期去打壓言論自由、甚至提出調動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等,其時梁辦重申這是「捏造事實」、「一個謊言加上另一個謊言」,梁振英本人更表示這些指控屬子虛烏有的「人格謀殺」。隨着梁振英僭建風波不斷發酵,就越來越發覺兩件事的本質毫無二致;不同的是,當梁振英的人格一個又一個被殺下來的時候,又不斷有另外一個人格取而代之。電視劇《心戰》片末主角靳兆楠曾有這麼一段的獨白:要窺視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就像一次冒險旅程,因為每一個人,無論他有多真善,他的內心深處往往是漆黑一片。到底最後哪一個人格才能反映真正的梁振英?而當這個真正的梁振英一旦被揭穿,又會否是社會大眾所難以承受的殘酷?想到此處,才是真正教人不寒而慄的地方。

亦彤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