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26日

美國與世界:必須維護憲法秩序 - 柯翰默

「有人認為我可以透過行政命令,停止遣返在孩提時期被非法帶來這裏的移民,情況並非如此,因為已有國會通過的明文法律了。」這是奧巴馬總統去年三月的講話。法律還在,不曾改變。但奧巴馬上周停止遣返這些外來移民,片面改寫了法律。他正在做自己都承認不可以幹的事。
當拉美裔的團體施壓,要求白宮用行政手段執法時,奧巴馬解釋說,那是違法的,「這並非我們體制運作的方式,不是民主發揮作用的方式,也非我們制訂憲法的初衷」。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他已不計後果地做了。理由顯而易見,因為大選逼近,他的領先幅度逐漸縮小,需要大量的拉美裔選票,而這種做法可以完全迎合他們的需求。在布殊總統任內,民主黨籍國會議員極力捍衞美國憲法第一條所保障的國會立法權,現在為了選票全都閉嘴。
藉由國土安全部一紙備忘錄,移民法不再適用於八十萬人身上。這是哪門子的正當理由?國土安全部長納波利塔諾(JanetNapolitano)宣稱,這是檢方的起訴裁量權。
真是胡說八道。檢方裁量權適用於極端、情有可原的個案。例如,沒有人會去遣送一名父母剛死於可怕意外的二十九歲非法移民,也不會在他得獨自撫養殘障的妹妹與生病的祖母時,把他遣送出境。那才是起訴裁量權的理由,納波利塔諾的備忘錄不屬於這一類。那是片面創造出八十萬人的新類別,不論個別情況為何,只要符合某種生物特徵,就可以被排除在現有法律的規範之外。
這不是裁量權,而是徹底改寫法律。
想像一下,一名共和黨的總統把廢除資本利得稅的法案送交國會,但遭到否決之後,總統下令國稅局停止徵收資本利得稅,並宣佈任何拒絕納稅的人,可以不必繳罰款,也不會遭到任何處罰和制裁。
這會是一樁醜聞、一場憲政危機、一個構成彈劾的理由。為甚麼呢?因為資本利得明明白白是由稅法規範。就如同奧巴馬突然下令大赦非法移民一樣,根本是顛覆了移民法。
可恥的是,國會的民主黨竟對這種厚顏無恥的迂迴戰術報以掌聲。當然,這是精明的政治算計,它集結了拉美裔選民的選票。真聰明。但奧巴馬自己都承認,這是公然違法。
把我們團結起來的是我們對憲法秩序的共同維護。這才是根本議題。如同奧巴馬拒絕採取行政措施,卻又為執行命令辯護時所說的,「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意味着,我身為總統,有義務要執行法律。我別無選擇」。
顯然,當違背那項神聖的義務有助於他競選連任的需要時,例外就出現了。

柯翰默CharlesKrauthammer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