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8日

無悔失去一切 只想做「真女人」
忘記她是他

天生男兒身,到了廿來歲,忽然喚醒軀殼內的女兒心。「她」易服變性,結果失去工作、失去朋友,更被家人趕走;沒有慈善收容中心願意收留她,一度淪落至穿着短裙露宿街頭。已排期9月做變性手術的她,流淚訴說自己的故事,希望換取大眾的理解和包容。 記者:梁御和

相關新聞:特稿成年人忽然轉「性」屬罕見

現年廿多歲、已易名Angel的她,四年前突然開始留意女裝服飾,買了一套回家試穿,「買咗一條黑色碎花裙同灰色吊帶上衫,一着上身就覺得原來女裝先適合我,感覺好靚好合身」。自此不時獨自在家穿女裝。
兩年前,任職髮型屋學徒的她,一日鼓起勇氣,穿起黑色百褶裙、白色長靴、白色上衣及粉紅色運動型外套,毅然上班去。老闆把她從頭望落腳、再從腳望上頭說:「你想點呀?」禁止她再以女裝示人。

家人割席 露宿公園

Angel當時已在服食荷爾蒙,她改穿鬆身衫褲上班,遮掩微隆胸部。一個月後,有商場保安投訴Angel使用女廁。「老闆叫我無限期放無薪假。我問佢點解,幾時可以返番工,佢答我唔知,即係炒咗我啦」。
其後她搵工無數,皆遭白眼,「髮型屋、Sales、文書工作唔請,要唔要見客嘅都唔請。總之就算見工過程幾好,但只要佢哋見到我張身份證係男仔,但外貌係女仔,態度就會180度轉變」。原來的朋友也紛紛離她而去。
更傷的是家人背棄。「你要變性就唔好留喺屋企!」母親與她割席的一幕,歷歷在目。「我喺屋企成日都會着女裝,媽媽同妹妹都知道。嗰晚我同佢哋講想變性,大家情緒就變得激動,最後我答應執嘢走」。父親在她兒時就走了,家裏只有媽媽和妹妹。
背着一個小背囊,Angel漫無目的在街上遊蕩,晚上瑟縮在聯和墟小公園的長椅上。「全身得個背囊、一條短裙、一件上衣同埋幾十蚊,後來仲連袋帶衫俾人偷埋,得番着喺身嗰套衫」。
每天她到公廁冲凉洗衫後,盡量把衣服擰乾,濕漉漉的又再穿上身,在公園閒逛吹乾後才躺下睡覺,轉頭又熱得汗流浹背。
夏天夜裏,蚊蟲咬得全身腫痛,穿女裝短裙的她又怕受欺凌,曲身躺在又窄又硬的公園長椅上,根本無法入睡。餓了,她就到後巷執紙皮變賣,好買麪包。

排期9月做變性手術

露宿了整整一個月。她不斷向社福機構求助,「當時手提電話都冇,不斷去酒樓借電話打去各個收容中心,冇一間可以收留我。男嘅收容中心話唔收留女性,女嘅收容中心又話唔收留男嘅,好無助」。
後來聯絡到同志團體香港彩虹,獲借出辦公室讓她暫住,更協助她申請綜援和單人公屋,近期終正式上樓。
離家兩年,她有勇氣站出來講「出櫃」故事,卻沒膽量聯絡媽媽和妹妹。遠望老家窗戶,她紅着眼說:「我只係想同媽咪一齊食飯,一齊坐喺沙發睇電視。」Angel已排期本年9月進行變性手術,「我打算做完手術,再返屋企搵媽咪,到時佢冇得再阻止我,可以接受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