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8日

新官場現形記 - 譚當

六四屠殺二十三年剛過,悲劇又即傳來。飽受牢獄之苦,嚴刑迫害致盲的前工人領袖李旺陽先生「自殺」身亡。「自殺」照片所示,疑點重重,令香港市民質疑「自殺」還是謀殺,旋即引發二萬五千人遊行、萬人聯署、千人哀悼行動。香港市民明辨是非,本是一個愛國行動的典範。然而,一眾居廟堂之位的高官議員,李旺陽之死成了一面照妖鏡,照出了各懷鬼胎,魑魅魍魎無所遁形,可以分為以下幾派:

忽然開竅派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開腔表態,以其醫學的專業水準,提出兩項質疑,等於間接承認李是他殺的。此等論調,出自一眾泛民議員之口,並不新鮮;由一位問責高官說,效果迥異。不過,這位高官很大機會不獲續任,不涉官場,才敢說「人話」。同理,不足三星期便卸任的行政長官,也加入「開竅」行列,討論事件,雖然沒有表態,但提到有疑點,自是比候任特首有勇氣。特首自有其用意,就是要由貪瀆事件被窮追猛打,轉移公眾視線。說穿了,是為民望作最後掙扎,試圖留下不致太差的名聲。

見風使舵派

素來維護中央的建制派,事件發生後不是保持緘默,就是左言他顧,料不到前幾天忽起變化。除了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范徐麗泰等有份量的建制中人去信中央,要求調查,態度改變得最大的是葉國謙。由「尊重國家法律,因此不會去信」到表示去信全國人大委員會,判若兩人。「打倒昨日的我」在建制派眼中不過是家常便飯,只視乎日子長短。近一點的例子,就是替補機制的千多條修訂;曾鈺成中立變偏幫,「絕殺」拉布。遠一點的例子,是六四事件不久,名為「梁振英」的人登報譴責中共屠城,現在連補充的氣力也省卻了。他們的舉動,自有中央支持,為七一遊行的情緒降溫也好,為胡錦濤來港參觀順利進行也好,都是仰中共鼻息而行,是沒有自主性的傀儡。

滿口歪理派

有時為了維護國家形象,被動不足夠,還須配合主動,嘗試用歪理文過飾非。政協委員劉夢熊就指今天相對人性泯滅的文革,中國的人權已改善不少。按照其邏輯,相對死了三千萬人的大躍進運動,文革是人權的進步;相對文革,六四也是進步;因此李旺陽的慘劇是人權進步的必然犧牲品。多年來不少人為中共暴行開脫,就是用這種「國家進步觀」混淆是非,然而事件根本沒有解決,只會成為又一歷史寃案。難道出現下一個李旺陽下場的犧牲者,又有「相對李旺陽事件,人權已有改善」的謬論?
最後不得不提及候任特首梁振英。傳媒自六四後多次追問他的意見,他「沒有新補充」;李旺陽之死,他十多次無視提問,再次「沒有新補充」,卻曖昧地穿上黑衣出席活動。他到底是開竅派、投機派還是歪理派?這位即將上任的候任特首,未上任,狡猾而陰騭的狼相完全暴露出來了。

譚當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