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8日

改革為何要急於上馬? - 湯米陳

梁振英提出的新架構,究竟新設副司長有甚麼作用?據知副司長和特首是一種「直線關係」,即是副司長直接向特首而非司長負責,這如宋代文官一樣,變相削減司長權力。新的文化局本是好事,但究竟文化局有甚麼目標?為何不是文化界人士做局長?是不是有甚麼政治任務?而幾個局的重組究竟意味政府在職能上有甚麼改變?馬嶽曾提出:「為甚麼要把房屋和運輸從政務司長轄下,撥歸財政司長麾下?這會否意味新政府主要以公共財政角度看土地政策、房屋政策、基建運輸,而令將來的房屋和運輸政策,少了民生政策角度的考慮?」
究竟新的架構是在甚麼思維下出產的呢?舉例說二○○二年推行問責制時把十六個決策局合併成十一個,看似是想簡化架構;曾班子雖然又將其擴大至十二局,但如今進一步變回十四局,而且使決策人員分成五層,比英國的官僚更官僚,究竟為何?事實上,著名的McKinseyReport(麥肯錫報告)說明了決策局最好不要超過六個,而越多層的架構只會造成越多的diffusionofresponsibility(責任分散)。再者,社會一直討論的改革方向有很多,大的如民主派主張引入政黨法及政黨政治;小的或如呂大樂教授提倡的完善問責制(包括明確問責機制、完善提名及委任制度、公務員及問責官員分工、設立政策網絡等)及重組決策局的模式,使其從以服務分工變成政策範疇分工。何者比較合適?實在不明白為何我們的終點都未搞清楚,就來一堆不知所謂,急急上台的改動?
這次急於上馬的改革有多少政治利益?梁振英未上任已經跟公眾玩文字遊戲,羅范說過不加入政府卻進了候任特首辦;陳冉未獲永久居民身份卻有共青團背景,竟然也進駐候任特首辦,很難令人信服這位候任特首不會在政府安插自己的羽翼,及向西環交代政治任務(有人質疑「西環治港」的真確性。不過請想一想選舉時梁振英如何接觸內地有勢力官員,中聯辦如何明確「棄唐保梁」,如何為梁先生拉票,而梁先生當選後又最先去中聯辦謝票……這是小孩子也知道「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的道理;至少梁振英違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願意西環影響本港是肯定的)。
而事實上,今次新增的副司長除了由特首揀選及委任,更加有削減司長權力的實際作用;政治助理可以無限擴張,也為政治分贓開了綠燈。沒有經過立法會詳細討論,制訂好制衡的機制,香港政府的前途可堪憂慮。被酬庸的人也不要開心得太早,在沒有政黨政治和明確問責制度的香港,問責制是一件「代罪羔羊」的工具,他日政策有甚麼不對勁,唯一能夠負責也必然用來擋箭的當然就是那些問責官員。
(評梁振英〈香港速度〉之三)

湯米陳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