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4日

蘋論:以燭光向窩囊的當權者說不 - 盧峯

前兩天,敢言的內地民運人士胡佳突然被公安帶走,失去消息蹤影。大家既擔心他再次被捕失去自由,更怕他像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先生那樣「被自殺」,不能再見家人,不能再為民主自由發聲。還好,最壞的情況沒有發生,公安扣留胡佳一天後就把他放走,只是繼續監視他,不讓他外出活動。胡佳說,他會在家中默默悼念旺陽先生。
其他內地民運人士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監控的情況只有比以前更嚴厲,「被旅遊」、被阻截通訊、被軟禁已成為常態。但他們沒有被嚇怕,沒有被旺陽先生的寃案嚇倒,反而更堅決的要為中國爭取民主自由法治。已被上海市公安局軟禁超過四個月的民運人士馮正虎就公開說:「我絕對不會出國,不會自殺,我困在這裏就像法制教育的課本,讓大家來圍觀,看看法制多難建立。」
香港市民當然沒有被當權者的鐵拳嚇怕,當然沒有被當權者的謊言騙倒。六四那個晚上,十八萬人擠滿維園大小角落,用一片燭光海洋展示我們的決心與堅持。在旺陽先生「被自殺」的噩耗傳出後,二萬多市民冒着酷熱擠滿西環街頭,擠滿代表北京當權者的中聯辦門前的街道,高喊「我們都是李旺陽」,聲討「屠夫政權」,堅持爭取民主自由。昨天是旺陽先生頭七的日子,再有大批市民冒着雨在遮打花園集會。大家舉起手上的燭光,悼念慘死的旺陽先生,掛心現在仍下落不明的旺陽先生家人,堅決為旺陽先生討回公道。
市民一次又一次站出來為旺陽先生及其他民運人士發聲不是因為大家對北京當權者有甚麼期望;市民一次又一次點起手上的燭光不是因為相信北京當權者會更弦易轍,收起鎮壓之手。市民站出來是因為對公義有堅持,對民主自由有渴望;市民站出來是因為對當權者的殘暴不仁看不過眼。事實上北京當權者對待異見人士已是越來越兇殘,越來越蠻不講理。監視軟禁,羅織罪名,毆打侮辱恐嚇成了家常便飯。即使身體有傷殘的也不放過,也不放鬆,陳光誠先生就因為在山東老家被逼得走頭無路而冒險出走,並差點因此喪命。要不是美國外交官員襄助,只怕陳光誠會被公安押回山東老家,受到更大更殘酷的折磨。
萬萬想不到的是,北京當權者的殘暴不仁原來是沒有底線的。旺陽先生因支持八九民運被當權者囚禁了二十多年,期間受盡折磨,一再被關進只讓棺材稍大一點的狹小囚室,以致身心俱傷,雙目失明,雙耳失聰,日常生活都需要由家人照顧。像這樣的人即使再敢言,對當權者也不可能造成甚麼威脅;誰知當權者仍然不肯放過他,不但監視威嚇沒有放鬆,到最後還要奪去他的生命,並且迅速來個毀屍滅迹,把屍體解剖火化,又把家屬軟禁起來,截斷他們的對外通訊。面對這樣殘暴不仁的當權者,面對這種冷血的暴行,我們實在看不過眼,我們不能不站出來譴責暴行及要求討回公道。昨夜的點點燭光,網上街上報上的聲聲呼喊,為的就是表明要跟旺陽先生在一起,要跟旺陽先生一樣「未忘民主訴求」,要對可恥又窩囊的當權者說:「我們都是李旺陽」。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