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4日

為何要梁振英表態 - 李德成

自李旺陽「被自殺」後,香港的傳媒一直追訪城中名人對這事的看法,其中反對派的反應都是意料中事,但保皇黨的反應就可堪玩味。能成為保皇黨,並且能成為鎂光燈下的保皇黨,必然是顛倒黑白的高手,但面對李旺陽的死,他們也一度手足無措。
正當香港傳媒對保皇黨窮追猛打的時候,民主黨成員馮煒光卻挺身而出,指傳媒逼特首就李旺陽之死表態是有違民主精神。民主黨常委要捍衞民主精神,不能不說是名正言順,但文中的舉例,卻大有商榷餘地。馮文中提出三個例子以證明我們不應逼梁振英表態,第一個是說上海市長應否評論香港的塌樓事件,第二件是指日本駐華大使應否發表反對收購釣魚台的言論,第三指美國駐外使節應否就美國對外戰爭發表評論。筆者認為這三個例子都不倫不類。
第一,這三個例子都不約而同地和梁振英的情況不同,現在是港人認為梁要表態,上海的事例若要對比,應該是問上海人應否逼上海市長就香港塌樓事件表態,而不是問香港人會否不滿上海市長就香港的事表態。上海人當然不會逼上海市長就香港塌樓表態,因為這和上海沒有切身關係。即使上海現在有塌樓事件,我們也不會逼梁振英表態。塌樓和李旺陽事件的分別就是塌樓即使涉及罪行,但也絕不是一個政府行為,我們會指摘相關官員,但和政府的關係相對地小。但李旺陽的死卻絕對是政府行為,而且是一個國策,而正是這個逼死李旺陽的政府欽點了梁振英當特首。我們要梁表態,就是要看梁的道德底線在哪裏,也同時警告梁振英,我們是不會容忍這種事的發生。現在敍利亞發生了嚴重的屠殺事件,我們也沒有逼梁振英表態,因為敍利亞的事和我們真的全無關係。而共產黨作為梁的主人,犯下如此嚴重的人道罪行,我們就要看梁是否有是非之心。
至於馮文的第二和第三個例子,都涉及使節是否應該提出和國策相違背的事。駐外使節,都不是民選的,他們的權力來源並不是人民,而是政府,他們當然可以說出和國策違背的話,但也會受到可能的處分。一個有良知的使節,就應該在良知和使命之間作出選擇。梁振英的權力當然也不是來自人民,但他和使節有一樣不同,使節並不是管人的,而梁是掌管香港人命運的人。一個使節的良知,不會直接影響人民,但一個行政長官的良知,卻會直接影響人民,即是我們,所以我們是絕對有權要求我們的特首是一個有良知的人,並有權鄙視一個沒有良知的特首。而逼梁表態,就是測試梁振英是否還有良心的一個方法。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