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1日

另類思考話六四 - 瑪倫

談起天安門事件,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及建設民主中國等口號是主流派。筆者信奉「城國論」,想表達一些邊緣看法。
六四事件給我的唯一啟示,是再次證明香港位於危邦中國陲鄰,萬不可被其納入統治版圖。中國管轄香港不會有好事發生。十五年來「特區」敗政連綿,文明典範退化成野蠻狗窩,弄得臭不可聞。回顧歷史,若二戰後英軍未能比舊中華民國軍隊捷足先登,造成實際統治的既有事實,恐怕白色紅色浩劫提前降臨。中國晉身超級強國,香港是不會享受到「國家」富強的好處,反會淪為中國對外政治金融鬥爭的磨心,現在已呈現部份病徵,將來日子更不會好過。
面對中國,筆者抱持局外人的心態。中共道不道歉,人民原不原諒,民主改不改革,是中國人的事。不論最終決定如何,都必須尊重他們的意願,這是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也不要犯河水,即使是民主井水亦然。台灣總統馬英九提出一國兩區,他要打深圳河以北的主意是他的自由。從來不相信推翻清朝便是「正統」,民主化後可以胡亂插手人家的屁話,我是我,你是你,雙方獨立而平等,如果硬把香港捲入其中,只好誓死反抗舊中華民國的魔爪。
讀到這兒,社運分子大概要扣上陳雲(城邦論提倡者)教徒的帽子了。在此要明確指出,六四事件是一場人道主義災難,性質和納粹屠殺猶太人和盧旺達種族滅絕類同。站在人類的角度,紀念六四和同情死難者及其家屬是應有之義,底線是絕對不會投入甚麼民族愛國情懷,更不會自詡民主中國等偉大的歷史使命,必須嚴格區分彼此,避免感性綁架理性。
回到香港本土,推行全面民主是必走的道路,然而腳步是不會就此停下。首先要築起一道「政治防火牆」,謝絕中國騷擾,及免受中國涉足國際社會而帶來的禍害。其次是要學習台灣民主的經驗,大力推行本土政策,建立心理疏離感,淡忘中國,走出大中華情意結及大一統的思想臼窠,以香港為唯一依歸。第三是摒棄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中國對付台灣的草圖,香港人無端變成實驗室的白老鼠,接受這套制度是礙於形勢下的妥協產物。香港人有權選擇生活方式,真真正正做回自己,他人無權置喙,要走和《基本法》南轅北轍的社會主義又如何?維護一國兩制本身就是自我設限,甘願做試驗品的心態,我拒絕喊這些口號,和陳雲最大分野可能在於此。
上述理念所涵蓋的時間,可能超越中共掌權年代。或許有人認為筆者癡人說夢,然而面對可能遭遇到的巨大歷史轉折位,多一些另類思考又何妨?

瑪倫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