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5月27日

為了保存爸爸60年心血
星期日專題:銀行大家姐變身飲冰室主人

歐陽鳳娟(左三)、歐陽榮雄(右一)現和親人一起經營海安㗎啡室。易仰民攝

已經是半個世紀前的事,歐陽鳳娟還很清楚記得父親開的咖啡室外面便是海,海邊泊了很多船,都是航行到大洋的另一邊,因為這個原因,咖啡室有不少顧客都是海員,也因為同一個原因,父親把咖啡室命名為海安,喻意出海的人都可以平安回來。
記者:黎穎詩

「嗰時得幾歲,我記得前面係海,後面係果欄,旁邊有凉果店,以前人與人嘅關係好密切。我每次嚟都喺間舖頭玩,又去其他舖頭食嘢、玩耍。可能我係女,爸爸特別錫我,唔使我幫手做嘢,細佬就要幫手送貨。記得有一次佢送貨送咗好耐都未返,爸爸要出去搵佢,原來果欄啲人請佢食水果。」歐陽鳳娟說。

香港最舊茶餐廳之一

不經不覺海安㗎啡室已經經營了60年,從前的碼頭變成今日的馬路,果欄亦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歐陽鳳娟及她的兩個弟弟,則在父親的老夥計黃伯伯決定要退休時,從他手上接過鋪頭,繼續經營,承傳父親的心血,香港亦不會因為上一代要休息而失去一個文化遺產。專門研究香港歷史的鄭寶鴻相信,這間在干諾道西的舊式茶餐廳,是本地兩間最老的茶餐廳之一,另一間在油麻地。
父親在30年前去世,母親主持了咖啡室一陣子,便把它交到老夥計黃伯伯手上,一年多前的某一天,黃伯伯告訴大家姐歐陽鳳娟,他決定退休了,打算搬到澳門兒子的家。
「當時我哋幾個商量應該點做,我哋都覺得唔做好可惜,香港家仲有幾多間冰室?我哋好希望可以做落去,咁做落去又點做,間舖頭係我哋一家人嘅,請人返嚟做就唔係海安啦,我無經濟負擔,所以就辭咗份工嚟做」。
於是原來是銀行高層的大家姐毅然辭掉高薪厚職,全身投入一個陌生的行業,而兩個弟弟則每逢周六到舖頭幫手,同心協力保育這個屬於香港的文化遺產。么弟歐陽榮耀說:「我每個星期嚟一日,我個決定好易做,家姐個決定先難做,真係好佩服家姐。」
因為三姊弟的出發點是承傳文化遺產,不是賺錢,所以任何的改良、改變都以不影響咖啡室的原貌為原則。所以他們總動員,除了家人,還找來朋友搞大掃除,而沒有改動半點原來的裝修,他們亦不介意食物、飲品的選擇繼續60年不變,只賣冷熱飲品、三文治、通粉,最傳統的麪包、西餅。他們繼續供應一些已經在茶餐廳絕種的飲品,例如三花奶水、杏仁奶露和凍谷咕。不過他們改了食品的用料,在能力範圍內用最好的材料。

老顧客重臨被感動

因為星期六是一家人齊集咖啡室的日子,很多時候,他們的朋友也會在這天到咖啡室探望他們,為他們打氣,所以任何食物的改良都在這天拍板,一家人先試味,再讓顧客試,才在平日賣。外人聽這個故事,可能覺得很浪漫,實情是大家姐由銀行家到做茶餐廳,最初三個月難耐疲倦,曾經想過放棄。
「除咗少咗好多錢,有好多嘢都要重新適應,包括心態,做服務性行業,對體力有好大要求,以前人哋向我報告,家我企喺度問人食乜嘢,清潔都做埋」。
令她繼續的是要身體力行,告訴子女「我做到嘅嘢,你都做到」。「因為我希望佢哋將來遇到任何突變,環境差咗,佢哋都可以有成就,因為最緊要係有心」。
對於三姊弟,最有滿足感是顧客發現咖啡室那些不起眼的轉變。而老顧客突然重臨也令他們很感動。「曾經有一次,一個老伯入嚟,先叫咗一杯奶茶,才叫杯三花奶水,佢慢慢飲,咪埋眼飲,我望住佢覺得好感動」。歐陽鳳娟說。這個咖啡室老闆娘最希望和其他人分享的是,「講起香港,一定會諗起茶餐廳,希望大家記住其實係有好多人、好努力,香港先有茶餐廳,佢哋每一個人都好值得我哋尊敬」。

集體回憶
回味西餅碎 麪包皮

三花奶水是花奶、煉奶開水,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花奶是高價食品,那時叫滋養奶水。除了花奶是貴價食品外,西餅、麪包都不是一般勞動階層容易負擔的食物,因此當年的冰室、咖啡室都會賣西餅碎、麪包皮,海安亦不例外。

西餅碎和麪包皮都是一磅一磅賣,是西餅和麪包價錢的三分一至四分一。鄭寶鴻憶述他小時候的早餐是麪包皮加水和糖,他形容這款今天聽起來不可思議的早餐「又飽又好味」。他說對一般家庭,西餅碎已是極品,「有軟綿綿嘅蛋糕食,蛋糕入面有時有朱古力。」而餅乾工廠亦會在門巿賣餅乾碎,顧客會排隊購買。當年的海安除了有西餅碎和麪包皮賣外,還會在門口賣馬票,增加收入。
滄海桑田的除了咖啡室賣的食物外,還有中上環的變遷。
當海安於60年前開業時,海邊大大小小的碼頭有30多個,因此海邊有不少旅館、米舖、參茸海品店。《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