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5月24日

問責制為何失敗 - 李德成

問責制實行了十年,由開始到現在還是毀多於譽,究其原因,是因為名不副實。問責制的產生,是基於董建華以一個人投入政府,面對整個公務員系統的抵制,於是提出引進非公務員入管治隊伍。這即是說,這是一個政府高層的架構制度,和問責兩字原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而實際上因問責而下台的人是少之又少,只有區區的三人: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和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而這三人都是不約而同地於○三年五十萬人上街後才下台的,可見他們的下台是因為民憤極深,而不是甚麼的見鬼的問責制。
問責制這個名稱是香港獨創的,你到其他地方看,問責是一種挽救民望的方法,而不是一種制度。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會有明文規定一個部長要在犯下重大錯誤後要下台,但他們通常都會這樣做,因為不這樣做的後果是影響執政黨的選票。
香港的半吊子問責制的問題在於政府的民望並不能物化為選票。一個所謂的問責高官即使民望低迷,但只要面皮夠厚,就能堅持做下去,林公公固然是箇中的佼佼者,其他如周一嶽、唐英年等也都經常性地劣評如潮。
面對港人指摘問責制名不副實,候任特首辦主任羅范椒芬卻給出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她指現時社會有期望認為,對官員不滿意就要求下台。她認為不一定要下台,可以有其他的懲罰如減薪和道歉等。
在外國的例子,部長道歉是常有,但減薪就的確未見,因為薪酬只怕從來不是政治任命官員的首要考慮條件。但其實無論提出任何懲罰機制,如沒有一個監察的機制,都終歸沒用。沒有監察機制,就只有罰則,而沒有落實罰則的可能。而這個監察機制,當然就是民主選舉。所以說,沒有民主,就沒有問責制。在民主制度下,如果官員的道歉能平息民憤,那他就不用下台。但在羅太的半吊子問責制後,政府的制裁就沒有標準了,只能看官員的面皮有多厚了。
在民主國家,根本不需要有對不稱職官員的罰則,因為民主監察自然會令官員受到人民認為適當的懲罰。在獨裁國家,即使有罰則也終於沒有落實的可能。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