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5月18日

誰讓他們鎮壓拉布? - 楊繼昌

德國的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Brecht,1898—1956),說過這一句話:「在各種無知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他有耳不聽、有目不見,他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他彷彿懵然不知,種種生活費用,如大豆價格、麪粉價格、租金、醫藥費等,全都與政治決定息息相關。他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挺起胸膛,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這愚人並不知道,基於自己的政治冷感,社會出現了淫業、棄童、搶匪——更可悲的是出現了貪官污吏,他們對剝削社會的跨國企業阿諛奉承。」
布萊希特有深厚的社會主義傾向,所以主要的批判對象是資本主義之惡。然而,將這段話用於描述今日的香港,大致上也能夠解釋,前日在立法會內外的事情的因果。
梁振英放話要反對拉布的市民表達「意見」,前日立即有一車旅遊巴接送的師奶阿叔到場,他們可愛到被記者追問時坦言不知拉布有何壞處。另外又有一群造型與鄭伊健在九十年代主演的某系列電影非常相似的男士,向在場撐拉布的市民狂擲滿水的水樽,離場時竟然還推動記者襲擊警察。
我和朋友看到新聞,朋友說:「去吧,他們要鬥多人,我們即管趕過去,最多明天請假。」結果到晚上十一時,仍有五百人在場,見證工黨加入拉布,歡聲雷動。
曾鈺成一直嚴格執行《議事規則》,拉布議員重複離題立刻攔截,有一幕出現於凌晨三時許,是曾鈺成指梁國雄離題時,說早前鄭家富、黃毓民雖在發言中表明目的為拉布,但他們也有充份的資料令發言與修訂緊扣,批評梁的發言卻是不知所云。長毛則說既然老師督促嚴格,做學生的自會做足功課。看到這裏,我們在場還清醒的朋友就聯絡長毛的助理,到他辦公室,並與一些在家的網友,一同協助長毛找資料。要有布可拉,在曾鈺成的眼底實在不容易,但也不要緊,我們也將就應付,至少這是各方認可的規則。

容忍是對施暴者的縱容

然後,他在兩小時後將規則更改。
而那邊廂,所謂「死守立法會」的三十個人,只是甚麼都不做坐了三十小時。而他們齋坐就可以贏,還要輸打贏要。
這就是我們的香港。他們已經是如此肆無忌憚,但是誰可造就他們這種氣燄?原來大多數的容忍,就是對施暴者的縱容。讀到這裏的你,如果再有人向你說他不關心政治,我希望你能向他引述布萊希特的那一番話。

楊繼昌
香港絕望召集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