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5月07日

諷刺、玩笑、創作、翻版 - 簡敬禧

近日和幾個從事創作的朋友敍舊,談的話題很快便扯到政府對《版權條例》草案的修訂,有關「二次創作」──即坊間所謂的「惡搞」文化的禁止與判罰,大家都同聲疾呼,大罵政府潮流大倒退,是獨裁政府用來壓制諷刺政府的一向伎倆。
政府用保障創作人的版權作為糖衣,但這藥的毒素卻不能忽視。我們不妨回想一下,翻版光碟曾經令本港電影業幾乎滅亡,香港政府遲來的關注如靈堂上一個鞠躬,我們還要向它道謝。今天,我們神武的特首卻大刀闊斧,當起創作人的復仇者先鋒來,但恐怕這刀的利刃是另有所向。
舊曲新詞來諷刺時弊,潮流及手法由來已久,但鮮有作曲者投訴其曲被人拿來政治化,或向改詞者伸索利益賠償。將大企業的Logo改動,變成令人會心微笑的另類玩笑創作,這更加是世界各地獨立創作者慣常手法,用於印製T恤放在遊客區出售更加是見怪不怪,甚至是我們女人街與赤柱大街的貨品特色,也似乎沒有企業要發動訴訟攻勢,去控告某個小販侵權。用人所共知的形象再創作,也可以是驚為天人的作品,就像一位香港設計學生在Apple的被咬蘋果上,創作了喬布斯的側影來懷念這位一代巨人。作品驚艷全球,一夜爆紅,學生甚至已被廣告公司優先羅致,但Apple有投訴他侵權嗎?
我們在談論這條例的重點,是如何區分創作、翻版?改動的目的?利益的損害?創作人擁有作品的版權,並享有這作品所帶來的利益,這是天條,不容置疑(當然一次過賣掉了又是另一回事)。但如果有其他人在某個成品上再創作呢?而且甚至是青出於藍呢?我認為這就是為何仍有創作人對這條例的支持與否存猶豫態度的原因。

政府真正害怕的是甚麼

我想,翻版光碟、MP3、對上下載的威力實在太強,強得令創作人聞者心驚,當年演藝業殘喘的影像仍然恍如昨日。
但如果因為害怕侵權,卻封殺了所有「疑似」再創作的話,這就是思想與創作潮流的大倒退。我相信現在憑二次創作來賺取利益的是極少數,有人會因為改編諷刺歌曲而提升了知名度,但這是因為群眾覺得有共鳴才受歡迎,相反,如果改得差的話,改編者也是要承擔社會壓力的。
如果一個社會接受不了一個諷刺、一個玩笑,動不動便要壓制的話,究竟這個政府真正害怕的是甚麼呢?

簡敬禧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