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5月07日

陳光誠是不是中國公民? - 顧鴻飛

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口中,陳光誠突然成為「中國公民」了,據說他可以「依法」通過正常途徑,到有關部門申請往外國留學。那麼,陳光誠在他家鄉山東師古村的時候,是不是「中國公民」呢?
一個「中國公民」居然沒有行動自由,政府可以在他家裏安裝七個監視器,有幾百個國保包圍禁制,朋友要去探望他會被驅趕毆打。為活得像一個公民,他深更半夜翻牆逃亡,走投無路之下,竟要跑到外國大使館去求庇護,這是一個「中國公民」應得的待遇嗎?
時至今日,這個盲人的命運已牽動全世界的心,但眾目睽睽之下,不是有維權律師想到醫院探望他,還要被打得差點耳聾嗎?陳光誠可以以「中國公民」身份申請出國讀書,為甚麼不能以「中國公民」的身份接受朋友探訪?為甚麼不能以「中國公民」的身份,好好在中國土地上活下去?
陳光誠在師古村不是「中國公民」(如果是的話,不應受此虐待),到北京又變成「中國公民」,也就是說,他的公民身份是時而有時而沒有的──政府不准他做「中國公民」,他就不是,政府需要他變成「中國公民」,他又可以是了。原來「中國公民」的身份,是可以隨時由政府賜予,又可以隨時被政府剝奪的。
不能「依法」接受朋友探訪,卻能「依法」申請到美國讀書,這真是奇妙的邏輯。中美雙方把持陳光誠的命運,枱底交易談得妥,陳光誠就是「中國公民」,枱底交易談不妥,陳光誠的「中國公民」身份又很渺茫了。一個政府如此強詞奪理、出爾反爾,還要求我們愛它,這真是強人所難。
陳光誠事件涉及的都是簡單的情理,是非無庸贅言,而政府偏偏站在情理的反面,不但以勢壓人,而且砌詞狡辯。連香港建制派中人如劉夢熊,也忍不住為陳光誠喊寃,對政府的胡作非為看不過眼,證明如此野蠻的「法治」,是無法胡弄正常人的。
可惜劉夢熊們還是昧於現實,為配合中共「介入」香港,一大批建制派頭面人物鞍前馬後效力,恨不得中聯辦進駐禮賓府,直接把香港變成大陸那樣的「法治之區」。劉夢熊今日依仗香港言論自由的環境,依仗他不可被剝奪的公民權利,可以對中共「說三道四」,來日香港變成大陸了,他還能這樣放肆嗎?他今日是「中國公民」,來日會不會突然又不是了?誰能保證他的公民身份不被剝奪?
一個「中國公民」的身份對於百姓的意義,便是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應該享有所有公民平等的個人權利,這種權利不可被剝奪,更不能由政府任意削弱閹割。只要有一個公民的權利被無理剝奪,就等於所有人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因為一個人可被剝奪,所有人也有可能被剝奪。
鄭耀棠鼓吹邀請中共「介入」香港,目的當然是將香港變成大陸,此話說得輕鬆,但來日身受其害時恐怕會欲哭無淚吧!溫家寶最近參觀奧斯威辛,說要以史為鑑,鄭耀棠也應讀點歷史:劉少奇是「毛澤東思想」這個名詞的發明者,曾居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文革倒台時含寃說:我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啊!等到臨死時就只能哀嘆:還好歷史是人民寫的──希望鄭耀棠不會碰上這種厄運。

顧鴻飛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