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4月26日

探針:毒膠囊,人人害我,我害人人 - 孔捷生

中國人迭受威脅的生存權又雪上加霜,河北浙江多地的「毒膠囊」事件令人駭然。用中國食品藥品監管局標準說法,是「非法使用工業明膠生產藥用膠囊,及使用鉻超標膠囊生產劣藥」。據稱已拘捕五十餘人,然而東窗事發後河北已有商家放火把廠房燒成一片焦土,以毀滅罪證;浙江有更多涉案者遁去無蹤。
此案來得很不是時候,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正緊密團結在黨中央周圍,剪除薄熙來「刑事犯罪團伙」(相信這個造句無大錯),怎能橫生枝節干擾鬥爭大方向?於是首先在微博曝出「轉發來自調查記者短信:不要吃老酸奶(固體形態)和果凍,尤其是孩子。內幕很可怕,不能說」的央視主持人趙普,微博被封,其人也十多天未能在《新聞聯播》出鏡。另有《經濟觀察報》記者朱文強在微博證實趙普的話,稱:「哪天你們扔了雙破皮鞋,轉眼就進你們肚子裏了。」朱的微博旋即被封,迄今未見解凍。這使人想起京奧期間禁報毒奶事件,均係出於最高政治考量。
薄案當前,中國人已經沒有政治參與權,卻連自身生存權也俯仰由人,真是天可憐見!說來最大毒膠囊生產基地在浙江紹興,佔去四成。紹興是魯迅故鄉,他在《燈下漫筆》剝開同胞的人性,指出:「因為自己各有奴使別人,吃掉別人的希望,便也就忘記自己同有被奴役和吃掉的將來。」筆者早在毒奶風暴時就用「交叉下毒」來概括,現網上更有形象比喻,叫做「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這確係目下病入膏肓的社會現狀。
筆者春節期間在加州,曾與大陸來美的一位國務院退休幹部飲早茶,他不知我被禁足入境大陸,便告誡回國千萬不要吃鮑魚,因為國內鮑魚絕大部份是在沒有一滴海水的地方造出來的,主要產地是在浙江山區,黑廠家出厚酬買斷了一眾科技人員的良知(如果他們還有良心可賣的話),拿出化學合成配方,經多番試驗,用工業機床冲壓出來的鮑魚乾,從形狀、色澤、口感已臻化境,卻全是化學物質。官方確曾幾次抄查,黑廠家便悉數丟棄機床和倉庫逃之夭夭,有無放火滅迹就不知道了。據說生產化學鮑魚的利潤堪比販毒。
再看工業明膠,它遠不止用於醫藥膠囊,可廣泛用在食品、化妝品、雪糕和乳製品等領域,甚至餐館裏利潤較高的蝦蟹都可能注入工業明膠,以增加口感、觀感和重量。當下網民編出新段子:「最近皮鞋特別忙,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爬得高山,走得水塘,還製成酸奶,壓成膠囊。」
試問毒膠囊風波和薄熙來事件可會促成中國制度變革?休想!於是大陸網民引錄名言:「沒有罪惡的人,只有罪惡的社會。」這是法國文豪雨果的箴言。

孔捷生
逢周一、四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