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3月01日

振英上台 亂局難免 - 陳一諤

特首逐鹿之爭發展至此,唐英年敗迹已現,代表二線財團、傳統左派勢力的梁振英,大有可能出任下屆特首,但香港陷於深層次矛盾的基本困局卻無可避免。
香港之深層次矛盾體現在兩個方面:一、中央政府與本港泛民主派的互不信任,亦即所謂的「敵我矛盾」;二、局部的保守利益與整體的社會利益之間的矛盾,這客觀反映在貧富懸殊、社會不公、房屋政策等問題之上。在人心回歸、全面普選之前,中央政府必須團結以特區政府、左派陣營、商界為主導的統一戰線,從而掌控香港的政經格局。要維持這統戰形勢,卻必須把局部與整體利益的衝突視為次要矛盾而暫且擱下。建立一個既有群眾基礎,又獲商界普遍認可的管治力量,在不激化中港矛盾的大前提下,緩和中央與泛民之關係,並透過政策手段,重新平衡局部與整體利益,推動本港社會、經濟發展。

梁上台須面對商界對抗

今天,梁先生雖民望高企,但這不過是其選舉宣傳、加上某些傳媒助勢之一時結果。在普選推行前,沒有制度認受性之情況下,即使民望再高,終究也不能持久。董特首、曾特首之先例,足以為鑑。梁先生民望大幅度回落是遲早之事。
另一方面,雙英之戰,若是君子之爭,即使唐敗梁勝,兩陣營大抵能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最後重新整合。然而,今兩派互相殺戮,大搞抹黑政治,在連場腥風血雨之間,兩極殊死對決,既摧毀了唐、梁陣營之合作基礎,亦撕裂了統一戰線之內部團結。在中央加以協調下,統一戰線雖不會土崩瓦解,但決裂了的關係,又豈是一時三刻可以修補?
由是觀之,倘若唐先生在民意沒有重大突破的情況下,強行上台,固然造成香港社會的強烈反彈,後果不堪設想。但即使梁先生登特首寶座,他不單要處理與公務員的磨合問題,更須面對唐營、商界的不合作、抵抗、甚至對抗。再者,隨着普選將近,泛民主派步步進擊,撕裂了的愛國愛港陣營將進一步削弱了特區政府之穩定力量。況且,雙英對決既如此激烈,為了報功酬庸,局部利益之重新分配,這勢必造成新一輪的政治鬥爭。未來五年,香港社會將有更多的分化、紛爭和衝突,而梁先生不可能解決這深層次矛盾。

曾鈺成棄選是香港不幸

曾鈺成早前提出「大和解」之說,展示了他對團結分裂派系,引領香港邁步明天的參選願景與理念。筆者相信,憑藉其人格情懷、閱歷識見、組織領導、民主經驗,以及其多年在左、中、右派所建立的聲望地位,曾主席有資格亦有能力撥亂反正,為港人另闢一條新的出路。他的出選,本來是特區政府之福,市民之幸,為化解香港的矛盾困局帶來曙光。今曾主席棄選,這卻是香港人的不幸。
曾主席選擇不入閘,究其所以,乃部份左派、甚至民建聯內部人士基於種種的個人得失計算,對他的回應消極,有些人更加以反對。置香港整體利益於不顧,見小利而忘大義者,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愛國愛港」?

陳一諤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一級榮譽學士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