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9月24日

要曾偉雄下台有何問題? - 李德成

就最近的警隊濫權,反對派一直高呼曾偉雄下台,身為保皇黨健將的呂大樂教授自然是不能置身事外,他首先在《經濟日報》發表一篇題為〈警隊濫權?先搞清問題性質〉。呂教授說,警隊是沒有獨立意志的,它只是執行者,警隊不隨意按其利益或價值判斷而進行執法工作是好事。但我們卻認為警隊每一成員都不能違法,無論是否執行任務。沒有獨立意志並不是違法的合理解釋,違法的命令就不能執行,這是三尺童蒙都知道的,呂教授卻認為即使警隊執行了違法的命令,責任都不是在警隊,那責任只怕是在違法命令的受害者了。照此說法,二戰的戰犯只怕大部份都是寃枉的了。
之後呂教授收到一些批評,其中有說及看了那篇文章題目就看不下去了,於是呂教授又心有不甘,再於《明報》發表一篇題為〈行動以外 沒有進入問題〉。他首先批評那些看不下去的讀者,指他們看評論文章的目的是要看到和他們一致的立場,若沒有這些,就看不下去了。老實說,呂教授又不是這些讀者肚內的蛔蟲,又怎知他們看不下去的原因呢?他們難道不能認為呂教授說的不合理,所以看不下去嗎?老實說,若果有一篇文章題為〈六四事件無人死亡〉,我也看不下去的。有些文章,單看題目已經知道是廢話。
文章的下半部就針對反對派要求「一哥」下台。筆者對「一哥」這個詞十分之反感,因為曾偉雄不配這個尊稱,還是說禿鷹下台好。呂教授認為我們要認清問題的所在,要曾偉雄下台並不能針對矛盾所在。因為這不能改變這個制度。
要曾偉雄下台有甚麼作用?若果我們能成功的令曾偉雄下台,就有兩重意義。第一,犯錯的要受到懲罰;第二,後繼者就知所鑑戒了。當然,我們能令曾偉雄下台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但呂教授說的改革制度也還是一句空話,若果我們有能力改革制度,也必定有能力趕曾偉雄下台,兩種權力其實是一樣的。這和白癡皇帝晉惠帝聽到人民捱餓,說何不食肉糜是同一意思。但起碼有人嘗試要曾偉雄下台,但我們就見不到呂教授嘗試去改革這個制度。正如約翰甘迺迪說,我們這樣做,不是因為它易,而是因為它難。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