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9月24日

看特首選舉這場大龍鳳 - 顧鴻飛

特首「跑馬仔」甚囂塵上,有的已赤膊上陣,有的卻猶抱琵琶半遮臉,有的欲言又止,有的又一副「捨我其誰」的大無畏姿態。戲雖熱鬧,但真正關心的市民卻不多,究其實,那是一場關起門來鑼鼓喧天的大戲,看戲的人或許投入,但與戲院外的「閒雜人等」,又有甚麼干係?

候選人依照劇本來做

按理,特首是誰與我們大有關係,因為七百萬香港人身家性命、子孫福祉都掌控在他手上;但他不是我們普羅百姓選出來的,一千二百人的選委,也是「自己友玩晒」,既然我們沒有權力決定誰來做特首,那這場選舉和我們卻又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真是最吊詭的一件事。再說,人家在演戲看戲,我們卻在戲院外聽鑼鼓聲,那比完全沒有這場戲更惹我們生氣。
但不管七百萬人生不生氣,這場戲還是會做,特首還是會被「選」出來,不管選出誰來,我們都還得接受,還得讓他掌權,而且即便他搞得天怒人怨,我們還是拿他沒有辦法。
早前范徐麗泰說,政府應該服務市民,而不是管治市民,就像坐火車,「政府作為列車長,必須引領市民一同乘坐向前發展的列車」。這個比喻真不倫不類,列車長怎麼可能「引領」乘客?在一列火車上,引領乘客的是鐵軌,列車長只是帶列車員作驗票、端茶送水、清潔車廂等等工作而已。而最重要的是,鐵軌是誰鋪的?通向哪裏?質量有保證嗎?列車信號系統是否運作正常?建造過程會不會有豆腐渣?這些問題,卻不是列車長可以回答的。
說穿了,特首不是列車長,是香港的大管家,這個大管家是中央指定的,卻由香港納稅人付錢僱傭,納稅人雖然是付錢的人,卻又不能指派他做事,錢是真金白銀腰包裏掏出來,大權又旁落,香港人豈不寃枉?
做這一齣特首選舉的「大龍鳳」,誰跑出來,自然是中央說了算,但中央又不想這齣戲做得太難看,太像聖意欽定,因此要稍作導演,讓它看起來像是一場「競選」,彷彿誰做下一屆特首,中央不會干預,要讓這幾個疑似特首者出來宣示一下自己的政綱,讓香港人檢驗一下他是否身家清白,是否有擔當有才幹,然後中央才拍板。其實這都是表面文章,幾個疑似特首的人,一定一早知道自己有沒有份上位,有份上位的,要裝作好像沒甚麼把握,沒有份上位的,要裝作自己「去到盡」信心爆棚。戲碼都跟足劇本來做,生旦淨末粉墨登場,唱做念打,各顯功夫,又有幾個丫環小廝簇擁攙扶,插科打諢,機關處處,懸念十足,到最後謎底揭開,特首自去做特首,做不成特首陪跑的,少不免另有打賞,都不會吃虧。

不如由中央直接宣佈

戲本身已經夠悶,入場觀眾又那麼少,戲院外的人明知對白耳熟能詳,情節沒有驚喜,卻每天大鑼大鼓耳根不得清靜,那又何苦?不如乾脆一點,中央直接宣佈就算了,反正好歹總得有一個人做特首,就讓他做好了,甲乙丙丁,沒甚麼差別。
本來也無所謂,只是如此折騰,煞有介事,真有點侮辱了我們普通人的智慧。

顧鴻飛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