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9月24日

探針:為「歐豬」說句好話 - 盧峯

看過文豪狄更斯名著"DavidCopperfield"的人除了記得主角的坎坷遭遇外,大概還會記得豪爽的房東Mr.Micawber。他因為欠債入獄,結果決定離開英國到澳洲闖一闖。離別的時候Micawber特別提點David要注意理財:"Annualincometwentypounds,annualexpendituretwentypoundsoughtandsix,resultmisery."(年收入二十鎊,支出二十鎊六便士,一身蟻)。
的確,不要入不敷支,不要欠債是古老的美德,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如是,中國、印度等古老文明也有類似的說法。此所以當歐債危機出現,希臘等歐豬五國四出伸手求助的時候,不少輿論及官員非但不同情,反而不斷冷嘲熱諷,教訓希臘等國該先勒緊褲頭,有的甚至認為隨便幫歐豬只會令她們不思改革,不知慳儉,繼續先使未來錢。
著名經濟史家RobertSkidelsky對債務及債務危機卻有另一套看法,認為不應把責任都推在「債仔」身上,「債主」或貸款者縱容「債仔」也要為危機負責任。前不久他為ProjectSyndicate寫了一篇文章"TheBattleoftheBonds",為一眾歐豬「債仔」平反。
根據Skidelsky的說法,現代資本主義社會本來就是靠信貸推動,預支將來的收入來投資及消費不但是常態,更成了必然的做法。分期付款買樓、買電器、融資發展新業務或收購新公司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是非常普遍的經濟活動。而所謂分期付款或融資說白了還是先使未來錢,還是借債的一種。假若人人信守舊時代的美德,量入為出,不願借貸,不肯「先使未來錢」,經濟活動肯定大幅收縮,金融界、銀行界更肯定無啖好食。
當然,借債要量力而為,要考慮本身的償還能力。濫借巨債還是應當受非議以至懲罰的吧!問題是現代金融體系下所謂償還能力變動不定,幾乎每天每時都不同,不容易確定是否濫借或借過龍。償還能力主要看兩大因素,其一是經常收入,其二是抵押品的價值。前者深受經濟周期及通脹率影響,經濟好景時,國家收入節節上升,債務負擔根本不成問題;若再加上一點通脹的話,債務的實質價值下降,負擔便更加輕鬆。但假若經濟不景再碰上通縮,應收稅款減少,債務實質價格上升,還款便會變得吃力。
抵押品價格的變動更大更快。金融市場好景,水頭充足,股、樓有價,不管是個人、企業以至政府都有充沛的貸款額可用,不擔心借貸過度。但當市場逆轉,五十萬的資產縮水至只剩三十萬,欠下的二十五萬債登時變成沉重負擔,隨時成為壞賬。
希臘及其他歐豬面對的正是收入縮、資產不值錢的困境,再加上利息急速飆升,她們便一直處於捱打狀態,難以翻身。批評她們欠債過重的時候,也得明白當前的局面不完全是她們的錯,經濟不景,趁火打劫不斷加息的貸款人同樣有責!

盧峯
逢周二、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