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6月04日

探針︰屠夫落網 小丑又如何 - 盧峯

九十年代遊學英國時碰上波斯尼亞內戰步向高潮,每天在BBC新聞中都看到名記者KateAdie在首都薩拉熱窩直擊報道圍城慘況,聽着她細訴城內居民如何在子彈橫飛中苟存。除了KateAdie外,另一張常見的臉孔是塞爾維亞部族軍隊指揮官姆拉迪奇(RatkoMladic)。這位老是穿着軍服,在內戰中佔盡上風的指揮官當時還未被冠上「波斯尼亞屠夫」的頭銜,但他冷酷的眼神、繃緊的臉都說明他是個難纏的人物。果然,往後兩年他指揮的塞族部隊不但把薩拉熱窩變成練靶場,更血洗多個城鎮,包括在Srebrenica殺掉超過八千個波斯尼亞回教徒,令歐洲出現二次大戰以來最大的種族屠殺。
隨着內戰結束,北約軍隊開進波斯尼亞維持和平,塞族部隊解散,姆拉迪奇及另外幾個涉及大屠殺的塞族領袖變成戰犯,被北約及聯合國通緝,要四處躲藏。但追緝戰犯的工作並不順利,姆拉迪奇等受到塞爾維亞軍方及情報機關包庇,一直能避過北約追捕。直到○八年才有突破,成功拘捕姆拉迪奇的政治拍檔卡拉季奇(RadovanKaradzic),把他送上海牙國際法庭。上星期,姆拉迪奇也落網了,並將在這幾天被帶上海牙法庭。在兩名頭號戰犯落網後,追緝波斯尼亞種族屠殺兇手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數以萬計死難者家屬終於可以有沉寃得雪的機會。
波斯尼亞發生種族大屠殺,卡拉季奇、姆拉迪奇等塞族領袖麻木不仁視人命如草芥固然要負上主要責任。但正如著名歷史學者TonyJudt在"Postwar:AHistoryofEuropesince1945"指出,這場二次大戰後最可怕的屠殺還有其他幫兇,還有其他該承擔責任的政府及人,包括後知後覺的聯合國秘書長加里,包括長期袖手旁觀的法國,包括見死不救的荷蘭政府及軍隊,包括遲遲不肯出手的美國。
根據TonyJudt的分析,九十年代中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加里把波斯尼亞危機視為「富人的戰爭」,認為歐盟及北約自然會出錢出力處理,聯合國根本不需太重視。是以聯合國根本沒有積極在交戰各派中斡旋,甚至為了表示中立而不肯向軍力火力佔優的塞族部隊實行制裁打擊。另一個該受責難的丑角是荷蘭。當年負責保護Srebrenica數以萬計平民的正是荷蘭維持和平部隊,可當塞族部隊包圍小鎮及提出要帶走所有男丁的無理要求時,荷蘭部隊不但沒有據理力爭,不但沒有努力反抗及盡力保護平民,反而像置身事外般任由塞族部隊為所欲為;少數荷蘭部隊更向兇手示好,跟他們有講有笑,結果超過八千名波斯尼亞回教徒男人、男孩一去不返,屍首被丟在附近的亂葬崗!
美國雖然出手較遲,未能及時制止屠殺。但至少出手後沒有三心兩意,既派戰機空襲,又派地面部隊維和,震懾各方,促成停火。跟她的歐洲盟友相比,美國的表現其實不算太差的了!

盧峯
逢周二、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