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4月28日

七大行業扭盡六壬求存
法寶不離開源節流 小本或被迫倒閉

叙福樓執行董事黃傑龍在全線食肆安裝人面識別儀器,下月起取代打卡機,杜絕員工偷雞代同事打卡。謝榮耀攝

【最低工資四之一】爭論多時,最低工資終於殺埋身。由12年前立法會辯論最低工資立法僅得九票贊成,到三年前特首曾蔭權迫於形勢,主動提出立法;由時薪24元與33元的勞資討價還價,到今時今日爆發的休息日及飯鐘應否計薪爭議,最低工資從來都是最惹火的勞資戰場。
政府2010年數據顯示,最低工資訂在時薪28元,會有超過28萬名打工仔受惠獲加人工,但加薪背後,政府早已預計有多達4萬個職位可能因最低工資推行而流失,加價潮亦無可避免會出現。踏入5月1日最後倒數階段,最低工資燃起的火燄越燒越烈,各行業僱主與打工仔在今日起一連四天,將親述最低工資的影響,以及暴露條例荒謬之處。
首先由聘請最多低薪工人的七大行業僱主說起……且聽他們如何迎戰最低工資。
記者:盧文烈 林浚川 袁慧妍

飲食業 設面部識別儀代替打卡

旗下有20間食肆的叙福樓集團,一年前開始部署如何配合最低工資實施,正所謂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條例未生效,集團已斥資50萬元發展一套人事管理電腦系統,並在各分店加裝面部識別儀器,下月起取代打卡機,杜絕員工代同事打卡呃鐘。集團執行董事黃傑龍表示,面部識別儀器將會清楚記錄員工上下班資料,日後透過互聯網傳送到集團總部,方便每月計糧。

「所有嘢都要計清楚」

「其實一直知道員工有幫同事代打卡情況,但呢行好多時係兄弟班,員工搞得掂就算,但最低工資實施後,所有嘢都要計得清清楚楚。」
叙福樓有800員工,當中100人時薪低於28元,天水圍分店本月中已率先加薪。
黃傑龍說,叙福樓部份員工加薪的同時,每日會被削減一小時至兩小時工時,但是集團會確保他們「減咗工時人工仲有得加。」
根據集團最新評估,最低工資實施後,每間分店的員工薪酬開支增幅由2%至10%不等,加薪最多是點心員,月薪由4,700元加至7,000多元。

地產代理 佣金制度大行 承受衝擊較輕

佣金制行業在最低工資制度下面臨不少衝擊,聘有2,500名營業員的美聯物業,早前已向員工宣佈休息日及用膳時間計薪。美聯集團執行董事葉潔儀(圖)表示,營業員底薪一般由5,000至7,000元不等,連佣金大部份高於法例要求,但有小部份員工由於新入職,客源不足,頭幾個月薪金可能低於時薪28元,因此公司便要提供補貼。公司會視這些額外補貼為培訓費,不會從員工旺季時賺得的佣金扣除,「我哋唔想補來補去,因為怕混亂。」
美聯物業計劃下半年增聘300至400名營業員。葉潔儀表示,公司的發展大計未有因最低工資實行而打亂,會繼續增聘員工,但日後請人會採用精兵制,小心揀選合適人才,避免以漁翁撒網形式網羅員工。

細行僱主要拉上補下

有地產代理人士稱,最低工資對美聯物業這類龍頭大行影響不會太大,反而一些小型地產代理公司頭痛萬分,因為小行所聘請的營業員底薪一般只得3,000至4,000元,部份甚至零底薪,員工日後要符合最低工資,僱主便要額外補貼,又或者採取「拉上補下」措施,淡季時預支旺季佣金。

保安業 小型公司關門 年老保安淘汰

保安業是其中一個聘請大量低薪工人的行業,奧維管理董事許秀康(圖)表示,轄下約180名員工,有七成人因最低工資或「漣漪效應」要加人工:「冇理由保安員加到八千幾蚊,主管都仲係九千蚊人工,所以幾乎級級員工都要加薪。」清潔和保安員加薪,直接刺激管理費,奧維旗下40多項服務合約,幾乎全部要與業主立案法團研究加費,許秀康表示:「立案法團嘅人都好明白我哋困難,但小業主就唔明白。」

料數月後問題浮現

許秀康解釋,管理公司不可能全數承擔最低工資帶來的影響,但不會全數轉嫁小業主,往往與立案法團討論如何分攤。他又指業內薪酬水平提高,有助吸引更優秀人才入行,長遠亦對小業主有好處。但他估計最低工資推行兩、三個月後,問題陸續浮現,例如部份中小型管理公司可能失去合約而結業,年長的保安員也將逐漸被淘汰。

安老院舍 受社署規限難隨意加價

「我哋做安老院係硬食最低工資。」安老院負責人樂高揚(圖)所講的「硬食」,是指安老院的人手編制、工時和收費均受牌照規限,不能隨意減省,而且收費同樣受限制。以樂高揚旗下位於牛頭角的德福安老院為例,牌照規定主管一名、保健員兩名、助理員兩名和護理員七名,助理員和護理員因最低工資法例獲得加薪。
兩名保健員薪酬水平雖符合法例要求,但由於被其他員工薪酬水平追貼,為免同酬不同工打擊士氣,兩人都獲加薪,換言之整間院舍只有主管不受最低工資影響。他表示,5月開始單是人力成本便上漲兩成,卻不能加費,因為該院舍42名長者中,八成半都是以綜援支付費用。

小型院舍將結業

安老服務協會早前建議業界加價一成半,主席李輝形容無可奈何,因為無論是領綜援的長者,或者政府買位的長者,收費都受社會福利署規限,業界只好向私人客戶加價。她又指加價效果只是杯水車薪,估計會有小型安老院舍因無法承受最低工資壓力而結業。

清潔業 預見不妙訂立合約自保

「最低工資實施後,啲客繼續畀我做就做,唔畀我做,可能我仲要講聲多謝㖭。」香港環境衞生業界大聯盟召集人甄瑞嫻(圖)旗下的新紀元環保服務集團,聘有2,000名清潔工,為200多個商業客戶提供清潔服務。

承辦政府服務衝擊大

她表示大部份客戶願在最低工資後提供薪金補貼,只有數份合約客戶要收回重新招標,但她一點也不介意,「佢唔肯補,咪解約囉。」
甄瑞嫻表示,06年政府推行工資保障運動時,業界已預見最低工資遲早推行,因此已在清潔合約列明若日後員工薪酬有變,客戶要補回差價,否則公司有權解約,因此最低工資對她這類清潔商衝擊未算很大,「最慘反而係承辦政府服務嘅外判商,因為政府唔係補足,冇補長期服務金差額,又冇退出機制,都唔知點算?」
她透露,業界數個月前已發出指引,提醒清潔商競投新清潔合約時加入最低工資時薪28元因素。

旅遊業 無意增加團費彌補開支

旅遊業同樣有淡旺季之分,康泰旅行社副總經理陳建鵬(圖)表示,公司旗下4,000名領隊,底薪由2,000元至4,000元不等,旺季時底薪加小費,月入動輒逾萬元,但淡季只得數千元。
康泰早前已向員工發出新僱傭合約,列明員工飯鐘無薪,領隊5月1日後出團則以12小時作為每日標準工時,若超出標準工時,公司會額外補錢,不足也不會追回差額。全部員工已簽約同意公司安排。「十二小時呢個數點訂?其實每個Trip都唔同,有啲日子工時會少啲,有啲會多啲,但除開其實差唔多。」

開拓更多旅行團

陳建鵬表示,不少員工在淡季時少團出,工資遠低於法例規定的時薪28元,公司肯定要補貼,粗略估計每年額外薪金開支逾千萬元,公司日後會開拓更多旅行團,多出團,員工收入增加,公司自然可以減少補貼。
他說,康泰不會將員工轉為自僱,也無意透過加團費彌補開支。

美容美髮業 「新人邊可能七千蚊月薪」

最低工資落實其中一個副作用可能是摧毀學徒制。髮型師Dennis(圖)位於大圍的髮型屋現時約有十名學徒,年資一年以上的學徒基本符合最低工資要求,但新學徒按每月工作26天,每天10小時計算,時薪只得約20元,月入約5,000元,按最低工資28元計算,將要加薪達四成,約7,280元。

行內不可能再請新人

他說:「新人入行完全係一張白紙,連最基本洗頭都未識,邊有可能出七千蚊月薪?」
Dennis由洗頭學起,後來成為專業髮型師,再創業做老闆,是典型「紅褲子」出身,但將來可能「此路不通」,他說:「我同啲行家交流,大家都話冇可能再請新人。」
為滿足法例要求,Dennis表示,現有學徒可能減少工時或加薪,但將不會招聘新學徒,他慨嘆,希望政府一年後檢討最低工資法例,豁免學徒制,否則年輕人出路越來越少,美容理髮業亦會青黃不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