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3月08日

美國與世界:布殊主義為中東波奠定基礎 - 柯翰默

從歐洲、美洲到利比亞,全世界都有呼聲要美國介入,把卡達菲拉下台。但美國當年擊垮薩達姆後,引來的卻是廣泛抨擊,說美國侵略、欺騙、傲慢、帝國主義。
這真是奇怪的道德倒置,薩達姆所犯的惡行遠甚於卡達菲。卡達菲的殺人時機變化莫測,薩達姆則是有系統的殺人。系統化的殘暴統治,讓薩達姆的權力比卡達菲更難以撼動。幾乎手無寸鐵的利比亞群眾,已憑一己之力拿下半壁江山。但當年在伊拉克,如果不是美國使出快刀利劍,根本不可能終結薩達姆政權。
現在革命風潮橫掃中東,人人都變成當年布殊自由政綱的信徒,但落入人們記憶黑洞的不僅是伊拉克,還有奧巴馬總統執政首兩年一度自豪宣稱走「現實主義」道路的外交政策。始於國務卿希拉莉首次出訪亞洲時,公開貶低中國人權問題的重要性。奧巴馬政府還把促進埃及民主化的援助款刪減五成。
當奧巴馬對於發言支持二○○九年伊朗綠色革命態度保留且反應緩慢時,這新一波的現實主義達到高峯。奧巴馬反倒明確表示,和這個不可信賴的兇殘政權談判放棄核武計劃(這談判連小孩都知道不可能有結果),要優先於支持其街頭民主革命─連德黑蘭的示威者都高喊:「奧巴馬,奧巴馬,你若不和我們同一陣線,就是和他們為伍。」
現在奧巴馬政府倉促跟隨布殊主義的基本原則:普世都渴求尊嚴與自由,阿拉伯世界也不能被排除在外。
論者可以主張,美國為建立伊拉克民主而付出為數眾多的性命和財產,代價太大。但無論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毋庸置疑的是,對中東人民來說,今天的伊拉克是阿拉伯世界唯一可正常運作的民主政體,有多黨參與的選舉與最自由的新聞媒體。
對利比亞人民來說,伊拉克戰爭的正面影響是更明確的。由於我們對付薩達姆父子的手段讓卡達菲毛骨悚然,他在二○○四年就向英美認罪協商,放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對現在身處班加西的反抗軍來說,這絕對非同小可。
論者還不停叨念伊拉克如何向阿拉伯世界灌輸反美意識。真的嗎?斥責美國圖謀操縱和控制的,是也門總統和有妄想症的卡達菲。埃及、伊朗、利比亞街頭的示威者,都努力將視線投向美國,尋求「協助」。他們並未高喊要美國滾蛋的反戰口號。何必呢?美國即將從伊拉克撤軍,除了留下可運作的民主體制外,沒有取用石油資源、沒有建立永久基地、沒有扶植傀儡政權。伊拉克人民用蘸紫色墨水的手指實行自由選舉的畫面,經電視播送到全世界後,已為中東地區樹立典範。
臉書和推特當然協助推動了這波泛阿拉伯(及伊朗)世界爭取尊嚴與自由的風潮。但奠定其基礎的,是布殊主義。

柯翰默CharlesKrauthammer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