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11月05日

探針:全國性的拆村運動 - 張華

最近,全國二十多個省市掀起一輪拆毀農舍、消滅鄉村的「新農村運動」,成千上萬的農民搬入城鎮,住進高層大廈。和平時期出現如此大規模的毀村搬遷,可謂史無前例!本來,獲得城市戶籍、住進水電俱全的高樓是農民們的夢想,何以今次新農村運動,卻是天怒人怨?
這波新農村運動,以鄉統籌、新農村建設、舊村改造、小城鎮化、戶籍制度改革等名義推出,實質內容都是拆毀舊村莊,將村民搬入城鎮或新建造的住宅社區,其中以重慶、河北及山東三省表現得最激進。
山東省諸城市上月宣佈,全市一千二百四十九個行政村將全部撤銷、拆毀,同時建造二百零八個農村社區,每個社區建有數十幢多層大廈,用來安置附近數條村近萬村民,僅諸城市就有七十萬村民「被上樓」。河北省的新農村運動與山東大同小異,計劃三年內將七千五百條村莊消滅,村民也是搬入新社區,數百萬村民受影響。
重慶的稍稍不同,市政府八月十五日宣佈「統籌城鄉戶籍制度改革」,計劃十年內讓一千萬農民入城,「自願」放棄農村戶口、交出農村住宅地及所承包土地的農民,將可獲購房補助金,而進城後頭幾年購買社保、醫保等也會獲得優惠,並可享城鎮的教育、養老等福利。
農民多拒絕「被上樓」。其一,賠償金額過低。新社區的樓宇,建築質量參差,落成不足一年已出現滲水、外牆剝落等問題,單位面積也遠小於村屋,村民還要以樓價二、三折購買,而重慶村民得到的購房補助金,不足以在市區或城鎮買房。其二,很多待拆村屋都是新建成的,部份還未入伙,是幾代農民的心血,他們又怎捨得如此「折墮」拆毀呢?其三,城市生活費用,包括水電煤及住宅管理費等,每年最少要五千元,農民根本負擔不了。第四,農田離家太遠,社區內又沒有儲存農作物、飼養牲畜的設施,離開村莊就意味着放棄務農,但大部份村民教育程度低,也沒一技之長,如何在城鎮工作和生存呢?
但地方政府一意孤行,威迫利誘用盡手段要農民遷出農村。重慶教育委員會向市內的大專院校下令,要他們「動員」六十六萬農村戶籍大學生轉為城鎮戶口。十.一長假後,重慶各院就以扣學分、取消獎學金或助學貸款、不發畢業證等要脅,逼學生就範,更有學生會及共青團幹部因而受罰。
甚麼原因導致地方政府如此瘋狂推動農民上樓呢?新農村運動的魔鬼細節,下周二揭盅。(上)

張華
逢周二、五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