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10月13日

本報專訪 劉霞談丈夫得獎後獄中情況
劉曉波伙食好了

劉霞10月10號曾到獄中探望丈夫劉曉波。資料圖片

【本報訊】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昨日接受本報記者長途電話專訪。這位因丈夫獲獎而失去自由的女子,在與記者長達20分鐘的電話交談中,不但披露她目前被公安部門監控的遭遇,更談及劉曉波獲獎後在獄中的最新情況。她透露劉曉波絕不會為了獲得自由而跪下認罪,同時說丈夫獲獎後伙食「馬上得到改善」。

寧願坐監 絕不為領獎而低頭

劉霞接受採訪時表示,劉曉波絕不會為了出國領獎或為了自由,以「保外就醫」或其他名義出獄,「我和曉波早就有默契,他絕不會為了自由而認罪,為了領獎而低頭」。劉霞說:「我們要求無罪釋放,否則(曉波)情願繼續坐牢。」
記者問她,如果當局同意對劉曉波有條件保釋,讓他出國領獎,劉曉波會否同意?劉霞沉默了一下說:「曉波一直堅持他是無罪的,我們也堅信他無罪,如果當局要曉波認罪才同意讓他自由,放他出來,我想他絕不會同意。」
如果當局不提條件,同意讓他出國領獎或者就醫呢?劉霞答:「那也必須是可以自由來回。我們不會接受一去不能回頭那種(出國),這個我和曉波早有默契。」過往有不少異見人士獲同意「保外就醫」出國後,再無法回國。
劉霞說,當局多次要求她「低調一點」,但說:「這事不在我們。他們抓了曉波,判他重刑,又去挪威搗亂(中方在諾獎頒獎前威脅挪威政府不要頒給劉曉波);現在的結果,全是他們自己造成的。」
劉霞昨晚在twitter上貼文稱:「我的新手機剛開不到一天,又被流氓停機。」

愛的陳述 為妻預備領獎致辭

劉霞說,這次見面丈夫要求她,若能代表他去挪威領獎,一定要用去年聖誕節法庭終審宣判時,他在庭上所做的「最後陳述」中獻給她的那段話,作為領獎致辭。劉霞說:「我答應了他,但這對我太有難度了!」
在那篇二千多字的最後陳述中,劉曉波用了三百多字表達對無法到庭旁聽宣判的妻子的感情。他說:「親愛的,我堅信你對我的愛將一如既往。這麼多年來,在我無自由的生活中,我們的愛包含着外在環境所強加的苦澀,但回味起來依然無窮。」
「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撫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
「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親愛的,有你的愛,我就會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着明天。」

擁抱一下 感丈夫身體結實了

劉霞透露,這次見到劉曉波身體不錯,他每天上下午各有一個鐘頭放風,可在院子裏跑步曬太陽。監倉有電視,可看遼寧台和中央台綜合頻道,但沒有報紙。她說:「他在家從不看電視,所以看到那些節目他覺得怪怪的,跟現實生活完全不一樣!」
劉霞曾表示,她多個月前探監時曾和丈夫「隔着桌子小小擁抱了一下」,感覺丈夫「衣服鬆鬆好像瘦了」。這次探監後,她稱曾與丈夫「大大地擁抱了一下」,記者於是問她「感覺如何丈夫是否更苗條」,劉霞發出笑聲答說:「哪裏!感覺他很結實!」
她指與劉曉波同監倉的五人全是刑事犯,他們不了解劉曉波的背景,「不過看樣子他們相處不錯」。對獄中看守公安的評價,劉霞說「都很客氣」,又指獄方沒要劉曉波參加體力勞動,「也許沒想好讓他做甚麼吧」。劉霞這次探監時間(10日)正好是休息日,她表示:「監獄方面本來不想安排,但北京非要這一天,要避開別人,搞得當地很緊張,沒法休息。錦州公安對北京公安都有意見了!」說畢哈哈大笑。

待遇改善 獲電磁爐熱東西吃

談到劉曉波的伙食,劉霞透露她探監當日,獄方已答應改善。「我當時問曉波身體情況,曉波說就是胃不好,站旁邊的隊長(看管公安)馬上說,下午就改善(伙食),而且還會給他一個電磁爐,讓他可以隨時熱東西吃」。
劉霞又表示,她剛從劉曉波哥哥那裏得知,丈夫的伙食從前天(周一)開始改善,「也就是可以吃上盒飯(即飯盒),就是裏邊菜多一點,具體不知道甚麼菜,也就是外邊可以買到的(飯盒)那種。反正,比(原來)水煮菜要好些吧」。
劉霞不否認丈夫「伙食改善」是因為獲獎的原因,也不否認丈夫是享受獄中特別待遇。「我想他們(當局)也不想把事件搞得那麼糟。他那個胃病,每到換季時就犯,有個電磁爐,可以熱一熱吃。但監獄的伙食,再好也好不到哪去」。

變相軟禁 四公安護送下買菜

說完丈夫,談自己變相被軟禁的生活。劉霞在電話中描述昨天下午她在看守公安護送下,第一次出門買菜的情況:「他們用車把我兜得暈頭轉向,在一個我完全不知道甚麼地方的超市下車,然後跟着我,幫我提菜籃,買菜。」
劉霞說,她從8日開始一直有公安貼身看守,昨日是她被軟禁後頭一次出門買菜,「我買了茭白,雞腿菇,還有大白菜,晚上準備做肉炒茭白」。公安沒要求她「遮頭遮腦」,「反正那地方,我不熟,也沒人認識我,超市人不多,都忙着買東西,沒人注意我這麼特殊,有四個保鑣」。
她形容,只要她出門走下樓道,看守公安就出來,用手指一指門外停着的汽車,「我就得進去,告訴他們去哪,幹甚麼」,「從8號開始,我就享受這種待遇,你說可笑不可笑」。
她稱被軟禁後生活簡單,幾天來一天一頓,起床一杯牛奶,一片麪包,「現在抽煙少了,每天兩包,是愛喜(ESSE,韓國煙),小細的」。她說自己「囤有大量煙」,不用公安代買。
劉霞透露,之前生活靠丈夫稿費,「他現在不讓我動那些錢,說是11年(坐牢)出來後,寫東西太累,要省點」,母親則把其工資卡給了她。至於丈夫所獲百多萬美元獎金,她稱若能代領會存在外國,等丈夫出獄後決定。

鴻雁傳情 兩情書遭獄方扣下

「自從今年6月他被送到錦州監獄,我們沒有停過寫信,大概五至八天可以收到一封,如果(當局)審查嚴點,十天左右可收到,至今我已收到約20封他的信」。這對患難夫妻結婚14年,聚少離多,一向靠鴻雁傳情。
「有一次我們見面時,核對所寫信件,發現各自少收了一封,細想才知道,那兩封信是情詩,我給他詩,他給我寫的也是詩,但我們彼此都沒收到」。記者問是否因寫得「太肉麻,小兒不宜」,劉霞笑道:「可能是獄方覺得,(詩內容)不利於曉波情緒穩定(服刑)吧!」她透露,這次探監她給丈夫帶了十幾本外國文學作品,包括美國作家納博可夫(VladimirNabokov)的小說《洛麗塔》(Lolita),以及美國作家大衞.賽格林(JeromeDavidSalinger)的中英對照本短篇小說《九故事》。而丈夫最喜歡的是東歐猶太詩人的《保羅.策蘭傳》,「那本書他看了好幾遍,還跟我說要寫感想」。她又稱:「我們只看外國小說,不看中國小說。」

劉曉波走過的日子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