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10月13日

良知的天使 - 黎智英

早有預感,這幾天帶着焦慮、屏住氣息在等待,昨晚消息終於來了。「嘩!」的一聲歡呼,我為這消息潸然淚下。
不,我不是真的有預感,我只是一廂情願而已,否則我不會感到如斯意外,更不會歇斯底里般的激動。這個消息太震撼了,現實太令人神暈目眩了,我閉上眼睛試圖想像,我恍如看見一道劃破黑夜的光芒,那一刻我突然對中國走向民主充滿信心,為祖國的將來澎湃着希望。
是的,這個消息將喚醒沉醉於糜爛物質生活中的中國精英知識分子的良知;紙醉金迷,他們早已把靈魂棄如敝屣,丟到頹垣敗瓦中去;這個消息將會替他們召回丟掉了的靈魂。
劉曉波贏得了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中國政府以鐵腕把他關進牢獄,他以良知及道德的使命感巍然而立,以天使般的微笑面對向他施暴的強權。他既沒有敵人也沒有怨恨,他有的是中國知識分子高貴的傲骨,亮麗的良知和神聖的尊嚴。
  我只能選擇天空
  決不跪在地上
  以顯出劊子手們的高大
  好阻自由的風
          —北島

Hallelujah,劉曉波得獎比辦京奧、比辦世博更值得中國人慶祝,全國各地確又有人冒着被拘捕之險,高舉寫上這個消息的紙牌在街頭聚集;也有人在酒家舉行「飯醉」(即犯罪的諧音)以為慶祝。京奧和世博展示的只是中國的金玉外衣,劉曉波贏得的諾貝爾和平獎卻擦亮了中國人心中亮麗的良知!
在中國政府的強烈恫嚇下,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們毅然地做出了這個正確的決定。挪威政府同樣無懼中國政府的淫威,為了宣揚和平這個普世價值而勇敢地承擔起道德責任。作為一個卑微的中國人,我在這裡深深地向挪威人民鞠躬,獻上我衷心的致敬。
為了害怕一位沒有敵人、沒有怨恨的書生會贏得世人認同他的道德力量、頒個獎給他,以泱泱大國自稱的中國竟然不惜恫嚇另一個國家,妳中國又何其可憐!何其脆弱!是的,中國的經濟強大了,是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軍事力量也威猛了,但一位書生的道德力量卻把妳嚇怕了,妳多麼窩囊啊!
中國,當妳還未有普世認同的人權、法治、道德、民主和宗教自由,妳只是個流氓國家(pariahstate)而已,妳還不是文明世界族群的一部分。無論妳的經濟、軍事實力有多強大,要成為文明世界族群的一部分,妳需要的不是強大的國力,而是認同文明世界的價值觀。
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猶如人與人之間的友誼,我們不會因為某人有財有勢便認定他為摯友。我們願意跟某人交朋友,那是因為大家分享類似的價值觀、相若的是非感,有共同的話題和喜惡,因此彼此了解、信賴,和睦相處。利害的考量無疑往往左右國與國之間的政治關係,不過即使是這些考量也是建基於一些共同的信念、共同的價值觀的。
好些西方學者、記者和企業家不都大讚中國的經濟奇蹟,推許中國由專政和自由市場媾合的政治架構比民主資本主義更為優越嗎?是的,好些西方過客都在傳媒大肆稱讚中國,但他們的讚頌都是以經濟數字為理據,完全抽離了中國人民的感受。

假如你問他們:「你願意當沒有人權、民主、自由、法治、道德和宗教自由保障的中國人嗎?」他們又會怎樣回答呢?他們憑死的數字讚頌中國,而不是以有切身之痛的中國人為出發點評論中國,那麼一來這些過客說了些什麼又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踏出了社會主義的廢墟而忽然置身於繁華的市場經濟,更又暴發起來、紙醉金迷,這又怎不令中國人陶醉於有社會主義特色、表面上效率高,但道德淪亡的市場經濟奇蹟?我們中國人真的是瘋了,瘋了的人只會走向滅亡!
社會主義已然破產,這個概念已蕩然無存,苟存下來的是唯物主義的幽靈。所謂有社會主義特色的市場經濟,只不過是一頭用唯物主義的幽靈取代資本主義的靈魂、配合上資本主義laissez-faire自由放任的怪物而已。
社會主義無神論是沒有道德基礎的,有的是唯物的科學量化的因果考量,一切都以看得見、觸得着和量得到的東西方為真實;而道德、誠信和善意等看不見、觸不到、量不到的價格都是虛假的。故此在所謂有社會主義特色市場經濟的中國是沒有道德、誠信和善意的,那是個為極端的森林規律當道的社會,是個殘酷而危險的社會,這樣的社會最終會走上溫家寶總理說的死路。
完全自由放任的市場機制是殘酷的森林定律肆虐的社會,而非真正的資本主義社會。有道德規範的自由市場約束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的劣根性。
受道德規範的資本主義社會建基於誠信,因為誠信簡化交易、加強效率;這樣的社會講求相互合作,故此人與人之間的善意不可少;而這個善意也彌補了市場資源分配不均的缺陷。故此誠信與善意是資本主義的靈魂。唯物主義沒有這樣的靈魂,而是一頭抽離人性的科學怪物。
不幸,這也正是今日中國的處境。要拯救中國,以免她走上溫家寶說的死路一條,有良知的中國人便必須像劉曉波那樣拿出道德勇氣,向專政強權說不!劉曉波的道德力量之所以這麼寶貴,正正因為他喚醒了我們的良知。他是我們的良知使者。他: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沒有別的選擇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將會有另一個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風
  風上是閃爍的星群
        —北島
他就站在我們面前,給予我們希望,讓我們站在他的肩膊上,乘風做那閃爍的星群!

黎智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