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9月10日

劉皇發見法庭頒臨時禁制令 致電鄭汝樺「求情」
紫田村民擊退收地兵團

《上午8時10分》
機動部隊指紫田村村民擺放在村口的雜物阻路決定清場,搶走居民物品。

【本報訊】一紙法庭禁制令,昨日暫時煞停政府對屯門紫田村的收地行動。約25戶仍未傾妥安置賠償而拒遷的村民,昨晨一度遭警方機動部隊清場,直至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講數」,勸她「畀個面」,在法庭頒令前主動撤兵「攞番個彩」,政府終決定將清拆行動暫緩兩周。居民會在寬限期內約見問責局長跟進安置問題。記者:雷子樂

約30名老嫩村民昨晨7時許已在村口的道路佈防,擺放了大量家具雜物抵擋政府的「拆屋兵團」。8時10分,警員表示雜物阻礙交通,下令清走雜物,雙方一度口角,混亂間,有村民稱遭「藍帽子」腳踢。村民後來將防線撤到行人路上死守,但百多名地政總署、消防、警察、電力公司職員已從村後方進駐,準備隨時展開收地行動。
約9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成智、區議員陳樹英、行會成員劉皇發先後到場。發叔說會跟政府商討延期收地,但勸村民為大眾福利,全港利益,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過去30年來,屯門清清拆拆相當多,如果唔係城市建立唔起,所以大家要讓步囉。」

要求局長「畀個面」

發叔正跟政府交涉,村民代表黃偉興則從法院帶回「喜訊」,展示一份臨時禁制令,指直至下午1時前官員也不能入村收地。代表律師下午將向法庭爭取為期兩個月的禁制令。
黃偉興直斥政府一直欺騙村民,對安置要求只採取拖字訣,擺明打壓、搶地。「搞到老人家臨老唔過得世,和諧社會去咗邊度?」
面臨法庭「出手」,發叔即時打手機致電要求鄭汝樺「畀個面」,做個「順水人情」,給予兩星期寬限,「當係攞番個彩」。他向局長說:「如果我攞到呢個人情,我相信村民都會感受到。」「阿局長,等法庭頒令落嚟嗰時,我哋唔係贏家,係輸家喎。」

收地行動暫緩兩周

鄭汝樺似乎很關心村民的訴求及態度,記者聽到發叔對着手機的另一邊滙報:「佢哋要求主要係上樓,見唔到佢鬧我,都幾友善,你快啲決定好冇?」
11時許,發叔收到政府讓步的消息,告訴村民收地行動暫緩兩周至9月27日,「希望大家快快樂樂過中秋!」村民拍手叫好。
村民下午繼續申請禁制令,政府與村民的法律代表協商後,雙方同意將禁制令限期定為兩周。各部門的「收地兵團」中午12時已鳴金收兵,未來兩周再透過劉皇發向鄭汝樺爭取合理安置。
政府昨日傍晚發出的新聞稿隻字不提「禁制令」,只稱清拆行動絕對合法,鑑於有住戶需要較多時間遷出,決定約兩周寬限期,並一直有為受影響住戶安排重置,若再押後清拆日期,會阻延公屋申請人獲得編配的時間。

新界王向非原居民認衰

【本報訊】新界王劉皇發是屯門「地膽」,但他過去三年對紫田村非原居民的求助不聞不問,直至昨晨才臨危現身。他先向街坊「認低威」說「嚟遲咗、有啲疏忽」,其後又不忘向村民「面授機宜」,說去信求助不要寄副本給他,抬頭要寫上「劉皇發主席親啟」及要認清楚「邊個有機會可以同你出頭」。

來信可寫「主席親啟」

發叔上午9時到場,村民高叫「反對清拆」。發叔認衰說,過去沒太認真跟進有關問題,有村民忍不住說:「肯認啦?」
發叔其後說要致電特首曾蔭權爭取暫緩收地行動,隨即翻開電話簿撥電話。原來他是打給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Eva(鄭之洋名)係特首授權代表呀」。
等候局長回覆期間,有村民問發叔為何去信求助沒有回音。發叔說信件應寄到屯門柏麗廣場的寫字樓,一定要寄正本,「副本真係冇誠意。日日咁多信,我唔睇(副本)」,抬頭可寫上「劉皇發主席親啟」。
民主黨成員黃成智、陳樹英、屯門鄉委會第二副主席曾展雄等人也有協助村民。發叔昨不忘「教路」說:「你要認定,邊個有機會可以同你出頭。得到個比較好嘅結果,你自己去諗。唔係唔教你諗。」他說不是不理村民,「冇人搵我,我點理?好似菜園村,我好勤力喎。一星期見佢哋幾次呀」。
此外,發叔向村民發表的「犧牲小我」論,在網上引起迴響,有網民說:「點解唔係劉皇發和原居民『犧牲』」、「菜園村又係小我,紫田村又係小我,真係小我不如小你」。

政府一直漠視安置訴求

【本報訊】堅持死守家園的紫田村村民各有不同訴求,有人不滿補償機制,有人希望上樓,也有人只想爭取少許搬遷津貼,亦有長者只願能繼續過田園生活。村民、商戶都說不是不肯遷走,只是政府一直漠視各人的安置訴求,令大家實在難以「犧牲小我」。

希望賠償可買間屋仔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好清楚總有一次(清拆)o架。」76歲的謝太與丈夫原本在小農莊安享晚年,3,000呎農地只獲約120萬元賠償,「我只係希望提高少少特惠津貼,畀我哋可以買番間屋仔住,唔係想(同政府)鬥氣。」小廠戶曾永相當理性,他租用的土地原來是官地,得不到任何賠償,但搬廠費動輒逾十萬,希望政府能給予搬遷津貼,最好能助他覓地重置廠房。
「何家園」居民何小姐則哭訴,年逾80的父母上樓後終日愁眉苦臉。「原來當初可以揀唔上樓,賠錢買番間寮屋,但係政府官員一直冇講誤導咗我哋囉。」她希望交還公屋,讓父母領取賠款再搬回區內的寮屋。藍先生的情況則更不堪,他07年才搬入紫田村,拆村後要入住臨時收容所,希望獲安置上樓。村民代表黃偉興表示,村民目標是爭取合理安置,會在未來兩周再向問責局長爭取。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