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9月07日

美國與世界:受內政干擾的三軍統帥 - 柯翰默

很多人都指控,奧巴馬總統決定十個月後自阿富汗撤軍,會讓美國在戰事上受挫,但現在一切已成定局。陸戰隊司令康威上將上周發表令人震驚的聲明,承認二○一一年七月的撤軍日「可能會為敵人提供養份」。就一位現役軍官而言,這是極具膽識的指控,只差沒有說出此舉會幫助和支持敵人。
奧巴馬是怎麼做出撤軍決定的?「我們的阿富汗政策和任何內政政策一樣重要,」奧巴馬的一位顧問當時告訴《紐約時報》記者彼得貝克,「在推動健保改革如火如荼之際,他不願冒險失去溫和及中間路線民主黨人支持,他視健保法案為主宰他政權成敗關鍵的法案」。
如果這是事實,奧巴馬的軍事領導只能以醜聞稱之。有關阿富汗的決策,目的不該是安撫國會議員、讓健保法案通過、並藉此維持一個總統的政治地位。總統的阿富汗決策,目的應是讓當地的軍事任務順利成功。但奧巴馬卻將他的戰時職責視為對他內政政策的威脅。他真正的使命是改變美國,而這些戰爭是不受歡迎的干擾力量。
奧巴馬上周在橢圓形辦公室發表演說,他有機會藉此演說消除阿富汗民眾普遍認為美軍將離他們而去的觀感,但他卻更加深了搖擺不定的心態。在調整裁減駐軍的速度之後,他又拿出他「但不要誤會喔」的典型態度,宣稱「權力轉移將會展開──因為不知何時結束的戰爭,對美國和阿富汗人民都沒有好處」。會說出這種話的人,目的就是要脫困。在伊拉克尤其明顯,奧巴馬自始就明確表示,他的目標就是在一個任意決定的期限前,結束在伊拉克的戰鬥任務,以遵守競選承諾。是時候該「翻開新頁」,並讓美國的注意力轉向他處了。
起初大家還以為會轉向阿富汗,但奧巴馬只確切重申二○一一年七月是開始自阿富汗撤軍的時刻(或者更像外交辭令的說法,是「權力轉移」的開始),並未在他先前擬定的阿富汗政策中加入新意。
於是大家就期待,至少他在更廣泛的外交政策上會提出願景,畢竟這是他發表的第一場有關外交的橢圓形辦公室演說。
這場橢圓形辦公室演說本是絕佳舞台,讓奧巴馬解釋全球反恐戰爭遭揚棄後何以為繼。從非洲之角到印屬喀什米爾,有越來越多威脅,危及各地的穩定、秩序及美國利益,美國對此的立場是甚麼?
奧巴馬對這些議題隻字不提,卻奇怪不得體地接着做了一場關於經濟的激勵演說。他宣稱,重建經濟「必須是我們作為一個民族的主要任務,也是我身為總統的主要責任」。在一場表面上是關於他領導的兩場戰爭的演說中談這個話題,他已再明白不過地闡述他的優先目標何在,外交政策(戰爭政策)比起他的內政野心,僅只是附屬品而已。
不幸的是,奧巴馬眼中的干擾力量,卻攸關在阿富汗坎大哈巡邏的美軍的生死。貝克在報道中說,美軍「擔心他沒有全力投入戰鬥的目標」。不只是美軍,我們的盟邦也在懷疑。而我們的敵人正在從中吸取養份。

柯翰默CharlesKrauthammer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