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6月20日

星期天人物:肝病權威廖家傑
後悔當年打官司

世代無肝炎中心在中環內街,廖家傑也笑說有點不好找。黃賢創攝

為已故歌星羅文主診治肝癌的香港大學醫學院榮譽臨床教授廖家傑,前年曾經興訟控告院內三位教授,包括黎青龍、黎嘉能及吳馬太,這官司轟動一時,最後庭外和解。

「其實是非只有一個源頭。」那是指港大醫學院。廖家傑去年2月辭去助理院長兼教授職位。離開以後,他向前行,為了海闊天空。現在私人執業,依然為瑪麗醫院舊病人診症,診金照舊。給他一次公開反思機會,有沒有想過為甚麼自己會惹上這麼多是非?「有,可能是父親令我與主流思想不同」。
廖家傑的父親廖行健1998年捐出100萬元種子基金,以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程思遠名義,成立「程思遠中國--國際肝炎研究基金」。如今兩老先後去世,基金會今年初撥款600萬元,在中環吉士笠街開設「世代無肝炎免費乙型肝炎測試中心」,替巿民免費「篤手指」測試是否乙肝帶菌者,並會跟進病情。四個月下來,有過千人前來測試。

免費做乙型肝炎測試

這個由巿建局暫時借出地方的測試中心,位處中環隱世內街。到訪當天,廖家傑先在扶手電梯下的便利店等候記者,向擺花街走一小段路,轉入威靈頓街,又走一小段路,在一個古老鎖匙舖轉入內街,走幾個舖位,就是「世代無肝炎」中心。位置不好找,怕找不到,廖醫生說可致電中心21559535或看中心的網址。 http://www.hepfree.org

「香港每年有三、四千人死於由乙肝而來的肝硬化及肝癌,瑪麗醫院每收三個肝癌病人,兩個人從來唔知自己是帶菌者」。他估計香港70萬人是帶菌者,但八成人卻從冇做過測試。花15分鐘做乙肝測試,是防止肝癌之始。廖家傑打算落區為巿民檢查,還未說到深入處,廖媽媽幾個朋友,已經前來捧場「篤手指」。
父親是廣西人,母親是上海人,世代無肝炎中心間接成為父親留給兒子的使命,也成為廖家傑現時事業上一個轉圜之地。廖行健當年替中華民國代總統李宗仁做事,與當秘書的程思遠(已故影星林黛的父親)友好。後來李宗仁轉投大陸,程與廖兩人從中斡旋,1965年安排李從紐約返回北京。
最後程思遠亦留在大陸,廖行健始終沒有回國,其中一個原因是照顧妻子的意願。「爸爸好錫媽咪」。六十年代在美國做金融地產的廖行健,因為李宗仁事件,令當時極度恐共的美國不滿,政治處境不妙,人身安全不明,於是把兒子廖家傑與妻子送回香港,「我當時6個月大,媽媽帶住我返香港外婆家住,直至入幼稚園,我都係講上海話」。
廖行健留在美國,與妻兒分隔兩地,「所以媽媽唔鍾意我講呢啲嘢,政治曾經令我哋好困難」。最終,父親在他4歲時來港團聚,在機場接機時,廖家傑從爸爸手中領來定翼飛機模型,本來是心中想要的玩具,但現實總不完美,「我想要有個轆可以推得郁嗰種」。

父親是國民黨少年軍

最想得到的,從來不是白白賜予。歷史與政治洪流令廖爸爸回港生活,八十年代又返回美國三藩巿,生活在走與不走之間,對於在香港成長的第二代,只能間接領悟。廖爸爸98年成立肝炎基金後離世,「因為大動脈爆裂,前後6個鐘就走咗,係一個blessing」。80多歲父親走前還在打網球,然後聲音沙啞的致電在港的醫生兒子說:「個心好似壓住咁,背脊赤痛」。醫生訓練,廖家傑知道父親狀況不尋常,遠在千里之外張羅,父親最終送院檢查,「知道係大動脈破裂要做手術,我已經立刻訂機票,知道爸爸唔得」。醫生走在生死最前線,大限來臨,即使病人是父親,也只能如是。
廖父曾是國民黨少年軍,打過仗,試過躲避轟炸,起來時呼喚身旁同袍,對方已毫無反應,死裏逃生,人的心態很不一樣。兒子眼中父親眼界廣闊,曾被國民黨保送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讀書,做過報章總編輯。爸爸常給他訓示:「要諗吓,可以為國家做乜嘢。」少年時期,廖家傑被父親勒令回廣西桂林了解國情,「見過一家五、六個人,竟然要輪流着一條褲子,誰要見人,誰就可以穿那條得體褲子。」八十年代是大陸人的「阿燦」年代,窮得讓香港人又憐又怕,廖家傑在聖約瑟書院的番書仔同學,很少像他一樣學普通話,而且懂看簡體字。
成為醫學院教授以後,他知道國內科研基金豐厚,但申請要寫中文,要用普通話解說,這兩件事情,他可以做得很好。07年底,他成功申請「973國家重點研究項目」,成功獲得2,000多萬元研究資助。懂說普通話的人當然不只他一個,「其他科都有成功申請,不過我嗰科冇人申請到。中大好多研究都申請到」。他說申請科研基金不可能靠人事,「我國際funding都好多,係睇idea同scientificpartner。若果我同國內有關係,我就去做地產,使乜做呢啲嘢咁戇居」。
醫學院前院長林兆鑫喜歡叫他開拓國內發展計劃,但他卻這樣對記者形容與前院長的關係:「他是我的老闆,院長的身份是所有人的老闆。」他直言沒有被林提攜,更不是甚麼愛徒。恩師是英國倫敦大學醫學院肝臟研究所主管RogerWilliams教授,師從他研究,1998年發現可用細胞治療法「過繼性免疫轉移」清除乙型肝炎。準備退休的老教授最近向他發邀請,想他繼任高職,「但係我有點怕,人事係我弱點」。

以往天真不想再爭拗

他很記得早年考英國皇家醫學院院士筆試時,留空了部份選擇題,很可能被倒扣分數而不及格,「嚇到鼻哥窿冇肉」。當時的港大醫學院內科部系主任達安輝(DavidTodd)為他寫信到英國,要求考官注意有這樣一個考生,信一開首就說「Myboy」。較諸現在敵友難分的醫學院,那已然是很遙遠的人情味。
離開以後,廖家傑感覺自己以往有點天真,興訟並不值得。他說:「我唔想再爭拗,只想為社會做事,我哋都係有skill嘅人,係咪?」記者冼麗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