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12月02日

蘋論:北京全力在港推動中國特色的「普選」 - 李怡

1999年台灣大地震,其後中國地震專家赴台參加「兩岸地震交流與合作學術研討會」。據中國《兩岸關係》雜誌2000年3月號報道,大陸代表團在會上宣讀論文,談到地震是「可預測」的,其中地震局原副局長、地震專家何永年說:「大陸地震學者有關地震預測的研究,包括海城……等實例,引起了台灣學者的極大興趣。原先,不少台灣學者認為地震是不可能預測的,現在他們也改變了觀念並開始探索這一領域。」
同一位何永年,到了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後,就在香港《紫荊》上撰文題為《地震預報仍是巨大科學難題》,文中說:「由於人類對地球認識差得太遠,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辦法對地下的物質、結構、狀態及其變化運動的規律獲得真切了解。」
台灣發生地震,中國地震專家在台灣表示「地震可預測」;到了中國大陸發生地震,同一個地震專家就認為「地震不可預測」了。
學術,在中國專權政治下,與新聞報道一樣,都是政治工具。中國沒有獨立的學術研究,沒有能提出與中共主旋律有異的獨立學術見解。何永年如此,大科學家錢學森也如此。自然科學尚且要當政治奴才,人文科學就更不在話下了。敢提出有異於當前中共政治主張的學者、作家,都被當局視為要監控的異見人士。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說,普選可以和功能組別並存,普選不代表一定是一人一票的直選。這是他獨立思考的學術意見嗎?當然不是。不用說,這正是中央的意向。早些時候,北京清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程潔說,03年後,中央已改變「河水不犯井水」態度,積極參與香港政治了。這當然也不是她個人意見。
官方人士,這一年多來的言論,取向就更清楚了。去年七月,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港,提出「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構要互相了解、互相支持」。這一見解在不久前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的公開發言中再獲強調,他高度評價澳門的行政、立法、司法相互配合的體制。這顯然想要扼殺香港賴以保持法治現狀的司法獨立。
去年,中聯辦研究部的曹二寶,提出從事香港工作的內地幹部,在香港組成「第二支管治隊伍」,今年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在北京提到與港府達成「十點協議」,讓港區政協插手香港事務。今年三月和九月,政協主席賈慶林和國家主席胡錦濤都提到要「支援港澳委員在香港澳門社會政治事務中發揮積極作用」。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還讚揚澳門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強調了「它的穩定性」。
所有這一切,都顯示自07年中央提出普選時間表之後,中央的意向就是要在香港建立一個中國特色的普選,這普選的立法會部份是繼續維持功能組別、並非每一個人有平等政治權利的普選,普選的行政長官部份就是經中央篩選候選人、在中央授意之下的幾乎只能像澳門那樣市民沒有選擇權的「普選」。這樣產生的行政長官,須配合中共派駐香港的「第二支管治隊伍」。立法、司法也要與這「第二支管治隊伍」相配合。至於《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嘛,可以不必理會了。

中共為甚麼在這一年多來,要不顧《基本法》,不顧「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承諾,汲汲於以大陸那一制強加於香港這一制呢?原因之一,是普選已不能再拖,必須以中國方式去徹底解決香港普選問題;二,是中國經濟起飛,為香港確立中國特色的普選提供了「機遇」。中共建政60年來,它的政經規律是:經濟繁榮+政治自由=一個常數。也就是說,當經濟失敗了,瀕於崩潰了,它對公民的自由就放鬆一點;而當經濟好景了,繁榮了,它對公民自由就收緊一點。前者可稱之為「不見棺材不流淚」,後者可稱為「一闊臉就變」。這兩種輪番出現的心態,其實也是國民相當普遍的心態。
面對這種河水公然干犯井水而特區政府則曲意奉承的形勢,香港實際上比03年23條立法前的危機更深重得多。泛民必須推出全部籌碼爭17、20真普選,市民也應動員起來,不遺餘力地出錢出力予以支持。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