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9月27日

二奶村現深圳特區
花心男兩頭住家「包到想死」

20年前,當你踏出羅湖口岸,眼前還未有羅湖商業城。最吸引視線的,可能是一群群濃妝艷抹、操半鹹淡廣東話的北方佳麗。她們十居其九是港人「二奶」。國家改革開放後,深圳特區逐漸出現別具特色的二奶村。包二奶在九十年代也成為香港的社會問題。獨守空闈的香港「大婆」個個心煩、多疑。溫柔鄉也隨時變英雄塚,有拈花惹草的港男最後被二奶控制,「包到自己都想死」。
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郭志英,早在1993年已成立首個婚外情問題婦女支援小組,跟進涉及跨境婚外情的求助。「當時第三者都係叫做情婦,係你哋《壹週刊》做完訪問後叫乜嘢大婆、二奶,引起好多關注。」首次聽到「二奶」這名詞,郭志英說感覺像倒退到幾十年前的一夫多妻制,「個『包』字有被保護、照顧含意,好男尊女卑。」

相關新聞:外滙券值錢過人民幣

大婆到髮廊捉姦

黃貝嶺、皇崗村、上沙村、下沙村都是有名的二奶村。二奶多數來自四川等地,北上工作的香港人,因夫妻關係疏離,加上人在異鄉,難以自控。「最初係十個北上港人,六、七個都有包二奶,後來嚴重到連周末北上旅遊,都搞到包埋二奶。」郭志英曾北上到髮廊、工廠,甚至港人的蒲點考察,曾遇上香港的大婆到內地踩場捉姦,到公安局、法院實行大義滅親。
1994年,葵涌區爆出因包二奶問題觸發的倫常兇殺案,北上工作的港人夫婦人人自危。「有啲老婆變得好大疑心,信心不足,可能老公冇包二奶,都不斷咁懷疑。」也曾有花心男最終被二奶控制,不能自拔。「佢最初唔想包,冇耐二奶有咗BB,有兩頭家,唔知點同老婆交代,包到自己都想死。」
隨着內地經濟起飛,郭志英留意到,越來越多內地女子經濟獨立,「唔使跟你班香港男人」。不過,香港的婚外情問題依然嚴重,只是大家已感麻木。回望第一代向社工求助的香港大婆,有的已跟丈夫離婚,也有人願意跟不忠丈夫重建關係,慶幸是大部份個案都能重新站起來。「就算係離婚收場,一個婦女可以重新振作,捱到細路仔大學畢業,都算唔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