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8月10日

蘋論:曾特首,你要做阻礙政改的罪人嗎? - 盧峯

隨着全球經濟及香港經濟回穩,隨着經濟大起大落的情況過去,特首及特區政府大概再找不到甚麼理由再推遲政改諮詢,大概再找不到甚麼理由不就二○一二年政改提出詳細的方案諮詢公眾了吧!事實上像政制改革這樣重大而又複雜的變革,涉及的利益廣泛,影響遍及各階層、各行業及不同團體,特首及特區政府本該爭取時間及早醞釀,及早提出諮詢文件及方案讓公眾表達意見,以盡快凝聚共識。誰知道特首及特區政府只想迴避問題,以不成理由的理由推遲諮詢,令社會平白失去大半年討論及醞釀共識的時間。這不但令公眾失望,對政改諮詢及討論進程也有不利影響。
正因為時間緊逼,正因為特區政府浪費了大量時間,在今年稍後推出的政改諮詢文件絕不能再翻炒○五年時的遊花園方案,絕不能再在微枝末節的問題上兜兜轉轉;特首及特區政府該做的是清楚交代如何確保最遲在二○一七年實行的特首普選是真正開放及公平的普選;特首及特區政府該交代的是如何逐步減少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達至二○二○年立法會全面普選的目標。簡而言之,特首及特區政府該在諮詢文件中為雙普選提出清楚明確的路線圖,好讓政黨、參政人士、公眾可以就具體政改路線圖表達意見,可以盡早作準備。
而且,人大常委會較早時只為雙普選定下時間表,具體落實的細節並沒有觸及,《基本法》附件也沒有詳細界定。要避免雙普選變得有名無實,要避免雙普選成為某些候選人的禁臠,政府及社會有必要盡快釐定各項原則、細節及過渡安排。
以特首普選為例,提名委員會是篩選候選人的架構,是決定甚麼人有資格參與普選的架構,這樣的架構必須盡量開放及容納不同政見、不同背景的人,確保不會受大商家及財團代表壟斷。換言之,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不能照搬形同小圈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的方式也必須符合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另一方面,候選人提名的門檻不能定得太高太複雜,例如不應硬性規定候選人在不同界別取得同樣數額的提名票,也不應為了限制參選人數而要候選人取得四分一或更多的提名票。
立法會普選的安排同樣有必要盡快講清楚說明白,特別是功能組別議席問題。應該看到,功能組別議席已成為本港民主政制發展的絆腳石及障礙。儘管不少有力人士及既得利益者千方百計扭曲普選的定義希望保留功能組別議席,但這些都是歪理,都是市民不接受的,都是不符合《基本法》有關政制發展思路的。特區政府有必要在諮詢文件中表明功能組別議席將會逐步被普選議席取代的大原則,並提出取消功能組別議席的具體安排。只有這樣,二○一二年的政改諮詢才會取得實質成果、才可以讓整體社會開始為落實雙普選作實質的準備。
若果特區政府不敢或不肯清楚表態,對取消功能組別議席繼續含含糊糊,那不僅公眾感到失望沮喪,整個政改諮詢也將變成另一次「遊花園」,甚麼實質成果也達不到,甚麼進展也沒有。大聲疾呼說要在政改「玩鋪勁」的曾特首,你想做令政制原地踏步的罪人嗎?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