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8月10日

回應鄭同學:溫總也無力回天 - 嚴櫻

嚴櫻 自由撰稿人

鄭同學你好:
我不過是普通讀者一名,不是溫家寶,惟有幸在報上讀到你致溫總的信,感慨萬千,冒昧置喙。
公盟被抄,人人義憤填膺。許志永博士被捕,原因一個──就是他維錯了權。他要維低下階層、貧苦大眾的權,卻觸動了貪官污吏、高幹豪紳的權,結果是後者使權弄權,令公盟也護不了自己的權。
你日思夜盼的溫總理,形象是老好人一個:或許,他真的有心推動民主、落實法治、打擊貪污。若然時機配合得宜,他說不定會是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可是,你要明白,溫總理官銜再高,份量再重,他始終都是得位於中共內部的傾軋與妥協。上有爐灶處處,下有山頭森森,利害關係千絲萬縷,容不得人擾亂箇中的平衡,顛覆固有的潛規則。中共雖為獨裁政權,實則權力分散,表面廟堂供奉幾個,對外坐堂八人,然而分舵香主眾多、打手成籮。很多時老大未及制止,嘍囉早就自告奮勇,口說阿公,心為自己,結果一擁而至,滅禍患於未然。

困身醬缸身不由己

許博士被捕,或為下層狗急跳牆擅作主張,溫總未必知情;即使溫總知情,說不定他深知此案牽連甚廣,有可能觸動無數既得利益者的緊張神經,諸多抗衡;再加有心人場外搖旗吶喊、推波助瀾,溫總隨時政治受難──畢竟中共就是醬缸,困身醬缸的溫總就算有心,又如何搞得動這缸穢物?誠如電影《教父》一經典對白,溫總人在中共,猶如「Dancingonthestringheldbyallthosebigshots」,始終都要緊跟韻律定時翩翩,身不由己。你只能望他的不聞不問,是忍辱負重,是無間道。
鄭同學既曾經到大陸交流,又讀過不少有關國內政經民生的評論及報道,或會明白中共政權其實理念凋零,一心只求萬世延綿,遂使政權永遠凌駕於公義和人權。中國憲法,不過是中共強充文明的糖衣,遠看閃閃發光,但若真的敢用舌頭去舔,糖衣一溶,就會嘗到泌入心脾的辛澀。

真正利益只給權貴

公盟的維權,合法有餘,卻咬着了政權的權威、官商的勾結,凸顯中共之腐敗,破壞中國粗暴的和諧,推倒人民對權力應有的跪拜。須知道,中國只是中共集團式管理的世襲生意,規模龐大卻制度頹敗─層層不是尸位素餐,就是攤大手板,搶得多少則多少,霸得幾多則幾多,妄想家山私有,取之不盡,耗之不竭。所謂經濟繁榮,不過是賞賜順民、愚弄百姓的蠅頭小利,真正的Beef,還是給權貴大啖大嚼;而權力圈以外的絕大部份,就更要為有樹皮吃而感恩戴德。在中共眼裏,中國只能萬世一系,中國是他們的私有財產。享國太久,他們已經妄想得以為只要中共一散,中國就清盤破產,有如永不翻身的雷曼,還會跟你講甚麼法治公理?
鄭同學,若你明白溫總是一個牧狼人,正拖着一頭頭滿身癬疥、喜惡不定、野妄兇暴的豺狼,就會明白維權人士何以下場如此,明白溫總何以「視若無睹」─扯繩太用力,豺狼隨時反抗掙脫,隨時回頭一噬;過份鬆手,豺狼又會疾風勁跑,跑到山下見人就啖,傷亡更慘。而在他的路上,就更是危機四伏,說不定撲出虎豹盜賊。我不是偏幫溫總,我只感害得溫總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令如許博士等仁人義士受苦受難的,是那幫貪戀權財的坐堂,與趨炎附勢、助紂為虐的嘍囉;而養肥了這幫人蝗,正是中共這個好人免進的賊堂。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