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4月25日

藏11包海洛英 承認每周吸兩三次
衞詩判監緩刑今返香港

衞詩重獲自由,步出酒店見記者。她面容明顯比出事前(小圖)浮腫。

【本報訊】香港女歌手衞詩今年2月底在日本涉嫌藏毒被捕,被囚60日後昨日受審。衞詩承認有吸毒習慣,每星期吸兩、三次,案發期間因「有需要」,才冒險由香港帶了11包、共重1.836克的海洛英往日本。她在庭上感激家人及男友關楚耀的支持,「想向關心我的人道歉,我很對不起家人、朋友和香港人,甚至日本相關部門。」主審法官判她入獄兩年、緩刑三年。衞詩隨即獲釋,會在今日返港。 記者:黃文偉、梁美玲東京報道

相關新聞:聞父求情 激動不停飲泣

現年27歲的衞詩,日本時間昨早9時半(本港時間8時半)乘囚車到達東京地方裁判所,至下午2時32分在庭警押解下現身法庭。其父親JoeyVidal及經理人陳善之均出席作供,眾人均說英語,由繙譯員以日語向法官轉述。
檢察官讀出案情,指衞詩於2月中在香港透過朋友買了16包海洛英,2月20日她將毒品從香港經日本羽田機場帶入境,日本警方24日在她的行李中搜出11包、共重1.836克的海洛英。衞詩承認在08年4月開始吸毒,每星期吸兩至三次,過去一年吸食海洛英達100至150次。她在香港會致電毒品買家買貨,並透過銀行櫃員機付款。當檢察官出示當日搜出的海洛英作呈堂證物時,衞詩不停流淚,承認毒品屬她所有。

衞蘭一直勸她戒毒

辯護律師問衞詩為何吸毒,她聲稱其藝人職業及針對性的報道令她感到很大壓力,但她知道海洛英是違禁品,罪行嚴重。律師再問她知否吸毒會破壞其藝人身份?衞詩說:「知道,很恐怖,希望能盡快康復。」她形容監獄是個很恐怖的地方,不過被囚後沒有吸毒,令她身心健康了。
主審法官平出喜一問她曾否想過戒毒,衞詩回答想過很多次,姊姊衞蘭也一直勸她戒毒,至今次她發生人生中最悲慘的事情,感到很後悔,不想再入獄,故承諾遠離毒品。
衞詩父親作供時,被律師問到他知道女兒吸毒後有何感覺時,即時激動得哽咽語塞,顫抖地說:「Ican'tspeak」。其後衞父指衞蘭已承諾照顧妹妹,一家人會協助衞詩改過自新。
檢察官結案陳詞時指,衞詩吸毒一年,擔心她日後再犯,其名人身份會影響大眾,要求判她入獄兩年;辯護律師求請時稱,衞詩對工作熱誠,但藝人身份令她有壓力,她仍年輕,對吸毒感到後悔,加上有父母朋友求情,當日日本警方只在其男友關楚耀身上搜出大麻煙,求法官判被告緩刑。主審法官終判衞詩入獄兩年,緩刑三年,並告誡不能再令家人失望,要好好做人,緩刑期間她不可再於日本犯事,否則緩刑失效。

唱片公司暗示解約

衞詩當場獲釋後,與父親等返回位於新宿的酒店,晚上步出酒店給記者拍照,但神色尷尬,未有接受訪問。同行的Amusic唱片公司發言人沈小姐表示,衞詩將於今日返港。
對於衞詩緩刑獲釋,衞蘭昨晚離開北角錄音室時,不肯作出回應。Amusic高層王凱文昨則強調,公司在早前的記者會上已表明立場,言下之意即會跟衞詩解約。
衞詩在日本涉藏毒案雖已告一段落,但她返港後仍需協助香港警方調查。昨日衞詩在庭上供稱出發赴日本前曾在港買了16包海洛英,據警方消息透露,毒品調查科會在機場等候衞詩錄取口供並進行搜屋程序,以調查毒品來源。由於同一控罪不能作雙重指控,故除非警方在衞詩寓所搜得毒品,否則她將不會被香港警方起訴。

衞詩受審示意圖

1.衞詩的雙手被索上膠帶,由庭警押解上庭後才鬆綁,答辯時由犯人座位步往法庭中間,其間多次落淚

2.檢察官手持一袋海洛英作為呈堂物品

3.繙譯員把法官及檢察官的日語繙譯為英語,又將衞詩的英語譯為日語

4.衞詩父親自認教女無方,激動落淚

5.辯護律師指衞詩對吸毒感到後悔,請求法官判她緩刑

6.法官平出喜一告誡衞詩不能再令家人失望,日後要好好做人

話你知
五年內被禁入日境

衞詩承認藏毒,被判入獄兩年、緩刑三年。根據日本法律,被判入獄少於三年的犯人,不少可獲一至五年的緩刑期,其間不需入獄,但若在緩刑期間又在當地犯法,則需執行之前的刑期。一般獲判緩刑的外國犯人,除非有親人在日本,否則會被強制送還,五年內被禁進入日本。
熟悉日本法律的香港大律師林沙文表示,由於衞詩違犯了麻藥及向精神藥取締法,可被判刑、或被勒令出境及五年內不得出入日本,不過可能因為她之前已被扣留兩個月,故法官才判以緩刑。「今次案件性質畀人嘅感覺係個人吸食海洛英案件,加上佢第一次犯案,年紀輕,帶入嚟嘅份量又唔算多,所以今次唔算輕判。」

特稿
居日港人旁聽睇明星

代田區的東京地方裁判所進行審訊,法院內外,喧鬧非常。除了大批香港記者外,十多名純粹八卦的日本人及居日港人,在睇明星心態下,也旁聽了為時一個半小時的聆訊。

14名港記者旁聽

一名居日港人表示,是從報章得知衞詩事件,問她對案件有何看法,她說:「沒所謂,只要對自己做過的事負責便可。」日本人山田先生坦言,今趟是頭一次往法院聽審,他稱庭外護衞指衞詩案比較簡單,遂「推薦」他聽審此案。對於衞詩獲判緩刑,居日港人黃女士覺得法官比較寬容,而辯護律師也表現優秀,反而不滿庭上繙譯表現一般。
衞詩案於下午2時半才開審,但三十多名香港記者一早已到達法院外等候。庭外護衞對記者提早五、六小時到場,也大表驚訝。結果當中14人、包括本報記者,成功爭取入內旁聽。
由於被告是香港藝人,日本報章一直有報道事件,惟昨日因為醉酒在公園全裸的日本男星草弓剪剛獲釋,成了當地傳媒焦點,故昨日未見有日本記者往採訪衞詩。日本人武田先生是電視台職員,他說是奉命來旁聽,以決定是否跟進事件,但其實他不知道衞詩的身份,也不知道她所犯何罪。
本報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