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4月25日

六四20周年紀念歌
《二十年》伴作戰

民主的歌聲伴着香港人成長。

民主運動太寂寥,跟群眾作伴的只有蠟燭和樂韻。27歲的Barry小時候最愛看電視,那一年,卡通經常被特別新聞報告打斷,爸爸媽媽以至新聞報道員和其他大人都哭了,小孩子不知所以,只是挽着父母的手在大街上走呀走,就在那時,認識了崔健的《一無所有》。20年了,長大成人的他了解六四平反是長遠戰鬥,愛好音樂的他為《歷史的傷口》譜上新詞,化身《二十年》,陪伴港人抗爭到底。
「我記得嗰時成日睇睇吓卡通片播特別新聞報告,連新聞報道員都喊,爸爸媽媽係大人,平時好少喊、好堅強,都會咁深感受,當時會諗點解咁大件事呢?」

相關新聞:填詞人周禮茂:自由可以開到花

Barry為燭光集會伴奏

20年前的情景在Barry腦海中已很模糊,最有印象是當時電視上經常播放崔健的《一無所有》,又記得北京巿民擋坦克的場面,「百萬人大遊行嗰次我都有去,記得行去新華社,我得7歲,淨係記得好攰。」
Barry的家人每年都會去燭光集會,他從小喜歡音樂,最愛寫情歌,高中後到澳洲升學,主修音樂,仍不時跟同學談起六四,「我嗰時十八、九歲,有次課堂討論,有個內地生同我拗,話我作嘢,話佢哋都未聽過呢件事(八九民運),我先知原來封鎖得咁犀利。」
對於中共刻意抹去歷史,他極為不滿,「明明係歷史一部份點解要抹咗佢呢?中國要文明、要變好,就要先平反六四,六四真相係善惡嘅根源。」他認為六四是一面照妖鏡,照出每個人的良知,「你殺咗人唔認,仲唔覺得自己做錯,點可以做番個好人?啲學生係為咗民主而走出嚟,你咁樣殺死佢唔係暴政係乜嘢?」
回港後,Barry從事音樂教學,碰巧支聯會需要義工幫手彈琴,他在除夕晚會小試牛刀,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音樂人,組成樂隊,為每年燭光集會伴奏,閒時又會寫勵志歌曲,像《七一精神》和支持司徒華的《繼續戰鬥》。
「個人大咗,對正義、是非、對錯多咗思考,鍾意寫啲勵志歌。音樂力量可以好大,要記低一件事,有音樂會好啲。追求民主、平反六四路途遙遠,希望音樂可以陪伴佢哋,唔使咁枯燥。」
八個月前,他和其他支聯會「音樂義工」開始籌備20周年紀念活動,重聽六四歌曲,一首《歷史的傷口》震懾心靈,「好耐冇聽呢首歌,嗰日突然聽番,覺得好震撼,即刻有『抗爭、到底』呢句歌詞出咗嚟。」

以「堅持下去」為重點

結果他意念如泉湧,瞬即把國語歌詞改為粵語,「一諗到頭兩句,就一路係咁作落去,家mix(混音)緊,就快完成,編曲會同原版唔同,表達嘅重點唔同。」新歌以「堅持下去」為重點,跟原來譴責中共掩飾真相的版本略有不同。
近年本港力推國民教育,電視台經常播放國歌,他認為是洗腦,「但諗返轉頭,首歌拋頭顱灑熱血,形容番六四嘅人好有意義,『起來!起來!』,好有感染力,可能家嘅人民都係做緊奴隸,冇得出聲、冇自由。」
記者:張嘉雯

相關新聞:20年前的今天鄧小平指學運為反共動亂

二十年(粵語)

改編:《歷史的傷口》
詞:Barry

抗爭 到底 那管光陰流逝
昨天 盟誓讓那薪火傳遞
來接替 民主棒 後代繼英烈
志向永不變 六四決要平反
國家 強大 腐化貪風猶在
決心 變改 愛國的心仍在
求變革 尋公理 未懼怕失望
遇挫折 也堅守 長遠戰鬥目光
戰鬥二十年 戰鬥二十年 不死的信念
那怕又十年那怕又十年 有你共步前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