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9年03月05日

人大代表是「四手代表」 - 北方可可

第十一屆全國人大會議今日開幕。圖為主席團第一次會議。
新華社

北方可可 大陸《博客網》專欄作家

人大代表如何代表人民?在「兩會」召開前夕,對於這個問題的議論,看上去熱絡有加。沒錯,這是一個老問題了。事實上,時至今日的人大代表在多大程度上能夠代表人民,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夠真正做到反映社情、民意。或者問:有多少人大代表是所謂的「做樣子、走過場」呢?其實,「人大舉手、政協拍手」這句早就不新鮮、含有一些嘲諷意味的說法,就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這個問題。坦率說,這也是現實情況。

有代表稱愧對人民

其實,不僅民眾對人大代表有意見,就是這些人大代表自己現在也有些坐不住了。據報道,廣州市的一名人大代表前幾天就發出聲音了─「最近我常常在反思一個問題,我們作為人大代表,是否真能代表人民呢?」在前些天的廣州市荔灣區代表團分組審議上,廣州市人大代表梁鳳蓮直言,自己所提出的不少議案建議,最後都被相關部門搪塞了事,無奈之餘,深感愧對代表一職。梁鳳蓮說,當初被選為人大代表,就真的是希望能夠為人民做點事,而不僅是要來開個會表個態,但現在這樣……說到此處,她頓了一頓,加重了語氣:「我真的覺得愧對代表一職,愧對人民。」我以為,這位梁代表的上述感慨,一是說明「我們作為人大代表,是否真能代表人民」這個問題的確存在,否則就不需要反思了;二是說明像她這樣的人大代表還是想真正為人民說話的,但「搪塞」之後的「無奈」就反映了參政議政的現行機制問題了,相信梁代表的遭遇也不會是一個孤例吧。
其實,撇開人大代表的選舉、「當選」後人大代表的「無奈」這些問題不談,人大代表們又是如何來體察社情、掌握民意的呢?事實上,我們的人大代表與選民的溝通管道實在有限得很,雖在開會之前人們也會看到一些有關「人大代表集中收集民意」這類消息,但這顯然有「走馬觀花」、「臨會做做樣子」之嫌。有人發出「人大代表,我如何與你溝通,我找不到你呀?」這樣的詰問就是一個普遍性的現實問題。網路上的意見成堆甚至爆滿,網路上所形成的意見流能夠對政府形成壓力,這也說明民眾的意見、建議和要求多得很,但他們卻對人大代表不感「興趣」,這一是大家也找不到他們的代表,二是恐怕說了也白說。

王蒙坦言議政不易

前文化部長、作家王蒙在其〈我當政協委員〉中有這樣的記述──我的實際經驗也說明了參政議政談何容易。有一年政協的工作報告中,號召政協委員每年至少提一條提案,或反映一條社情民意。我聽了覺得不是滋味,這等於承認:我們的政協委員,有不止一個人(如果只是個別人就根本不需要提這樣的號召了)是一年不提一個意見,不反映一個情況的。這太對不起人民了!這怎麼向人民交代!其實,政協如此,人大又如何呢?這說明,在人大代表當中,很多代表都是所謂的邊緣化代表。
「人民代表人民選,人民代表為人民」,實際上到今天為止,這話仍然只停留在口號層面;「四手代表」這種說法就是一個新的注腳:「走訪選民握握手、聽聽報告拍拍手、選舉表決舉舉手、大會閉幕揮揮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