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12月24日

探針:「醫療」變「醫僚」香港多可怕 - 吳志森

一名病人在明愛醫院外求救,詢問處職員着病人家屬打九九九報警。

這一天,香港變成了道歉天。一天之內,主管醫療政策的局長、醫管局主席、行政總裁、安全和質素總監,甚至前一天還非常口硬堅持跟足指引的明愛主管,都突然轉軚,接二連三的站在電視鏡頭前,一臉嚴肅,表示歉意。一天之內,他們致歉道歉對不起講得實在太多了,說起來像例行公事,變得有點語無倫次,誠意也令人懷疑,聽的人,也感到越來越麻木。

「扮死狗」博「過骨」

還記得滯留泰國港人的包機風波嗎?只是前不久的事。保安局長出差回來,還絲毫無悔,堅持是集體決定集體負責,隔一天就向公眾道歉了。政務司長更是連番致歉,以平息市民的憤怒。政治化妝師都教他們,只要在鏡頭前「扮死狗」,說聲對不起,不出兩、三天,報章傳媒的興趣就會轉淡,不再擺在頭條,這樣就可以「過骨」了,屢試不爽,百發百中。這種「過骨」文化,政治官僚已經深得箇中精髓,現在輪到管理醫療系統,有醫生身份的技術官僚了。
「醫生以救人為第一優先,其他的要放在一邊」;「指引只是一張紙,最重要是救人」;「有病人面臨生命危險時要不顧一切,提供所有必要的協助」。這位澳洲籍的老外行政總裁蘇利民算是這幾天來最講人話的一位醫管局高層,但他的金石良言,不應該是醫生的ABC嗎?不應該是醫療道德的最基本嗎?不應該是每個醫生都學過而成為終生的行醫準則嗎?發生今次悲劇,顯然,他們都把這些最基本的,全都忘得一亁二淨了。
道歉是基於政治壓力而作出的。出事後,明愛醫院總監和急症室主管第一次召開的記者會,才最能反映他們的真正想法。「醫院門內的事歸我們,門外的歸九九九消防處」;「跟足指引,已經盡力」;「急症室的除纖器太笨重,不能拿到外面去」;「急症室有病人要照顧,放下他們,有事怎麼辦」。總之有千百個理由,即使垂危的病人只在一步之遙,但若果是躺在醫院門外,真的是咫尺天涯,見死也不能救,只能打九九九。
事發後十多個小時,即星期日凌晨,明愛醫院第一次發出新聞稿,還附上一個時序表,詳細解釋事情的經過。新聞稿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經調查後,馬醫生(明愛總監)澄清本個案的病人在家人求助後三分鐘內已有醫務人員為他進行體外心臟按摩,亦於求助的十二分鐘後接受兩次除纖電擊治療。故此在救護車到達前,他已接受了關鍵性的搶救。」

醫者父母心成絕響

這段聲明想澄清甚麼呢?救助沒有遲緩,求救後三分鐘,已有醫生在做「關鍵性的搶救」。真相是:這位醫生不是醫院不是急症室派出來的,而是剛巧路過,嚴格來說只是路人甲,見有人暈倒,發揮醫生的天職與本能,進行搶救。如果沒有醫生路過,這「關鍵性的搶救」就沒人做了。連這種路人甲的事也寫在新聞稿領功,顯然是企圖掩飾真相,厚顏無恥到如斯地步,叫人嘆為觀止。
當「醫者父母心」成了絕響,當「醫療」變成「醫僚」,當醫生要跟足指引而變成見死不救,當香港的醫院跟大陸的醫院沒有多大差別,香港,已變成一個多麼可怕的地方!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