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6月26日

孔捷生雜文:「黨疼」膏和「國愛」丸 - 孔捷生

吾族千年專制,多災多難,故而消炎鎮痛的丸散膏丹五花八門,其中「明君」和「清官」為牌子最老的藥林靈丹。延至本朝,自「毛救星」和「鄧強人」先後作古,個人權威的圖騰柱就傾圮了。於是要開發新藥,就從老方子的藥渣挑揀出幾味翻曬,再製出「國家主義」的大力丸,一時間,天下咸與愛國。此藥既可發汗,亦可提氣,更可旺血。
當今之世,一切公共權力都被黨化,黨的形象被國家化,而國家又被圖騰化。老字號的「明君清官」就被「黨疼國愛」徹底取代。
猶記得「胡溫新政」伊始,驟逢沙士風暴,胡錦濤將隱瞞疫情的衞生部長革職,一時間百官震怵,萬民舉手加額,坊間「胡哥挺住」呼聲大作,彷彿明君再世,國祚將興。殊不知,胡溫的「政改」僅係要改進體制內的情況通報,讓黨政職能部門的上傳下達減少隱瞞或誇大,而不是鼓勵新聞自由和社會監督;相反還強化黨內紀律,各部門不得擅自發佈公眾信息;披露沙士實情的《南方周末》更受到殺雞嚇猴的整肅。
這次四川地震,媒體一度衝破了中宣部禁令,民間社會也破土而出。於是渴望革故鼎新的聲音鵲起,只盼「痛出一個新中國」,連草民也疾呼:「中國加油」。

然而震災危機稍緩,公共決策便再不容媒體發聲,更不容非黨的民間社會介入對腐敗的調查以及監察賑災錢物的流向。
對震區慘絕人寰的「萬人坑」,中央沒說過不追查,而且欽命中紀委立案徹查,只是不允媒體和民間說三道四;中央沒說過不公佈案情,只是甚麼說得甚麼說不得,需由黨來決定。死難者遺屬的權利以及公眾知情權,必須服從「大局」。至於絕對權力能否整治絕對腐敗,胡錦濤早在○四年全國人大五十周年紀念會上就堅稱:「中國現行的政治體制是有效的。」
於是,從「胡哥挺住」到「中國加油」,億萬子民在「黨疼國愛」的宏大關懷之下,公民意識終難覺醒。說起來,余秋雨、王兆山這對活寶,確乎詮釋了本朝政治的真諦,何謂「動人的氣氛」?不是個人權利和價值的伸張,而是國家形象和集體利益,是「主席喚,總理呼」「左軍叔,右警姑」的黨疼國愛。
又聞有人把從奧運火炬風波、敬獻「紅心」到地震全民救災歸納為「新愛國運動」,倘若把「天安門母親」十九年之後的「汶川母親」定名為「新公民運動」,非但余秋雨、王兆山們要出來「含淚勸說」或佈道「做鬼也幸福」,黨國更容不得異己的力量出來「橫生枝節」,亂我朝綱。
說到底,這是國家權力對個人權利的全面壓迫,及至當局禁止難童父母到「萬人坑」灑淚祭奠,竟連個人感情都被國家壟斷了。哀哉,他們的餘生只能以「黨疼」膏和「國愛」丸止痛療傷。如此黨國,要說愛你太沉重!
逢周一、四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