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6月06日

探針:企業管治與微觀法治 - 潘繼祖

近年有關旅發局、私隱專員公署、香港電台員工違規、小學校長起用親戚朋友等等事件,揭示了不少香港的企業管治問題(特別是公營機關)。良好企業管治向來是研究公營機關和私人企業的重要課題。近十年來,美國的安然、世界通訊等公司的醜聞,更加引起了法律及學術界的關注,在宏觀上探討企業各部門的權責、上市公司的報告及披露義務,和一般合規性等領域。誠然,這些都是非常關鍵,而香港亦在不斷試圖提高水平。可是,對於非上市的企業,研究不足;就企業的微觀法治文化改進,建議也不多,或未能針對核心。事實上,任何制度必須由人來執行和恪守(特別是最高領導),如果組織內缺乏良好的企業法治文化,制度就難以得到真正落實。

法治應有恰當程序

從上述的事件,可以看到有關當事人試圖在純技術和是否觸犯刑法的角度為自己解說。有些則把責任推在上司或其他同事身上。整體而言,在位者未能以最高誠信和標準來執行職責、行使權力和享受權利,反而只在當權者的意志(或揣摸當權者的意志)下行事,或在灰色地帶鑽空子謀取利益,沒有以制度的精神作為行事和用權的指導原則。心態是只要不明顯違反規定或有少許辯解理由,便可運用權力或默許他人的行為。有些當事人已遭到批評、譴責或甚至身負刑責。歸根到柢,是缺乏微觀法治精神。
法治的最起碼標準,就是恰當程序。任何有關企業的權力運用或行為,必須合規,而不能以某人(包括最高領導)說了算便是。此外,組織的規矩、程序及制度,都有其創設原因。如法律,都有立法精神。法治的其中一項核心價值,是要尊重有關精神,而非不斷在鑽法律的空子,或以灰色地帶為由就自己的行為找藉口。在企業管治過程中,在位者必須時刻理解有關規矩、程序及制度的目的,作行事參考。不能因未有明確違反,便為所欲為。務實的作法是,捫心自問,能否經得起「陽光測試」。當然,這不表示要鼓吹泛道德主義,或要求人人為聖人,而只是提出一種用權或行事適度節制意識。法治的其他元素也包括處事嚴謹,一絲不苟。但各事件的當事人共染了馬虎和「差不多先生」的陋習,並以不知情或獲取了含糊(有的更是子烏虛有)的授權同意作解說。綜觀上述事件的情節,當事者都未有貫徹香港一直珍而重之的法治價值。
香港人素以法治文化、做事嚴謹認真於大中華地區作良好榜樣。筆者曾多年在內地工作及參與企業文化建設,亦感受到內地朋友們對香港人這種文化及行事風格的推崇。若我們讓這項寶貴資產流失,特區是否能長期在中國城市中獨樹一幟,實令人懷疑。當企業委重任於人時,必須知所鑑戒。

一言堂礙企業發展

二十多年來興起的CEO文化,強調最高領導的權威、敢於決定和行動的魄力。無疑,這種管治理論就企業的成功發揮了應有的作用。新任南韓總統過往的企業經驗,為人津津樂道。可是,在這種CEO文化和企業管治理論盛行之時,我們也必須反思企業內是否有成熟的微觀法治文化作平衡,避免一言堂獨裁的隱患,妨礙企業的健康發展。中國大陸在這方面的討論非常多。反觀立法會公共帳目委員會關於旅發局事件的報告,仍只集中在宏觀的企業管治層面,確有一點缺失。

潘繼祖
澳洲墨爾本大學法律學院研究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