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6月06日

探針:六四周年與轉型正義 - 桑普

今年六四,香港市民一如既往聚首維園出席燭光集會,為死難者默禱。

今年是六四事件的十九周年。十九年前,北京市民和學生被坦克輾壓,被機槍掃射,被軍警搜捕。當年,大多數港人對中國政府的暴行痛心疾首,既憤怒,又恐懼。一方面,五十多萬名市民參與遊行聲討屠城,另一方面,很多政商人士紛紛為了個人名利收口轉軚,用腳投票,移民潮加劇,正如特首最近所說,當年產生了一大堆「歷史遺留」下來的「社會縮影」。

不面對歷史難劃清界線

十九年來,儘管國內外爭取中國民主自由的聲音或隱或現,但是星火不滅,假以時日必可燎原千里。今年,在北京,我們看見了丁子霖女士沉默而勇敢的身影,在木樨地為殉難亡兒祭奠默禱;在香港,數萬名市民一如既往聚首維園,出席燭光集會,同心為死難者默禱,為體制變革許願;在台灣,馬英九總統發表六四聲明,期盼反省六四事件可以讓中國走上自由民主均富的大道。
然而,最近的港大民意調查發現,還有百分之十五的被訪市民,竟然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做法錯誤,政府處理手法正確。
九三年,史泰龍有部電影《絕嶺雄風》,劇中一位大反派說了句經典對白:「殺幾個人,大家都會說你是殺人犯(murderer),殺夠百萬人,你就變成征服者(conqueror)」。縱橫歷史,大家可以好好揣摩一下。
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原因很簡單。很多人覺得不可能有人無端端濫殺百萬人,箇中必有原因,大有隱情,內含宏大目標,不足為外人道也。於是,很多人就開始揣摩那個原因,發覺殺人屠城其實是逼不得已的,終究是為了改革開放,為了民族復興,為了和諧社會。說來說去,就是要打從心裏說服自己:當時的執政者不是暴徒,而是沉着冷靜的理性決策者,否則怎可能忍心殺死那麼多人?由於這種自欺欺人的迷思,即使當權者屠城一夜,愚蠢而膽小的人民還是會堅稱當權者是偉大領袖和民族救星,不拘小節抓大局。
畢竟,殺人越多,罪孽就越深重,兇手不會因而變成了英雄。不管兇手的動機多麼冠冕堂皇,殺了人就要負上法律責任。不面對歷史,不追究責任,不贖罪致歉,只用打壓異見、低調淡化、封殺網論等方式閃躲,今天的當權者就無法跟當年的屠城兇手劃清界線,轉型正義也就無法實現,溫暖而尊重人性的和諧社會也就無法生根。
時至今日,部份兇手依然逍遙法外,今天的新當家卻不斷指令百姓少說話,多做事,凡事往前看,經濟發展重要,社會和諧重要。豈不荒唐?
地震災區四川成都有一塊據傳是明末流寇張獻忠的七殺碑,碑文曰:「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可謂荒唐千古。然而,這種說法跟「改革開放向前行,學生無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有甚麼本質上的區別呢?當人的生命都得不到最基本的尊重,奢談和諧社會還有甚麼意義?

沉湎亢奮「愛國」情緒中

去年,民建聯前主席馬力在仙遊前,發表了「天安門前沒有殺戮,不妨把豬扔到坦克車下做實驗」的輕佻言論,言猶在耳。到了今年,奧運火炬引來全球目光,四川地震燃起救災激情,約有百分之十五香港市民還繼續沉湎在迷幻亢奮的「愛國」情緒中。醒醒吧!大家好應敦促政府承認錯誤,實現轉型正義,往前邁進,不應為它站着不動、高呼假大空口號的行徑而喝采。

桑普
文化評論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