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3月02日

肝臟內外科溝通失誤 病人延誤半年排期
瑪麗被責官僚害死肝病婦

瑪麗醫院肝臟內科及外科疑因溝通失誤,令患有肝病的佘季芳等不及換肝已過身。佘季芳生前與姓趙丈夫形影不離。趙先生提供圖片

【記者陳沛冰、鍾麗霞報道】近年飽受肝科專家流失問題困擾的瑪麗醫院,爆出肝臟內科及外科疑因溝通失誤,令一名患上嚴重肝硬化的女病人,被延誤近半年才獲安排輪候換肝。患者在瀕臨死亡邊緣時,雖然獲同事答應捐出肝臟,但因病情惡化,已不宜換肝,未幾便因急性肝衰竭死亡。死者的丈夫批評瑪麗醫院一眾肝科專家官僚累死病人,「睇住病人死都唔做嘢,真係離晒譜。」他已去信死因庭要求調查妻子是否死於醫療失誤。

相關新聞:范上達:內外科溝通有問題

名醫黎青龍有份診治

趙先生形容太太佘季芳生前很健康,亦不是乙型肝炎帶菌者,但06年底,突然眼白發黃、經常疲倦及右上腹痛楚,往私家醫院求診,輾轉接受多次檢查後證實患上原發性膽汁性肝硬化,到07年2月初因病情惡化,獲轉介至瑪麗醫院肝臟內科病房留醫,其間抽了四次腹水。他指妻子其中一名主診醫生是著名的香港大學內科教授黎青龍,黎曾指示另一名醫生替妻子進行換肝計分(即是否納入換肝輪候名冊),院方並於2月底安排她接受一連串移植手術前的準備,但到了3月5日卻突然一切叫停,其妻更於同日出院,當時還以為病情不嚴重。
去年3月20日趙先生陪同妻子首次到肝臟移植科(即肝臟外科)覆診,當時他曾詢問醫生妻子在換肝輪候名冊上的位置,卻獲告知因肝臟內科一直未有將其妻子的檔案轉到外科,根本未有「排隊」,由於其妻的肝功能已轉差,故醫生當時曾承諾會向內科跟進排隊換肝的事宜。
趙先生憶述,去年5月至8月期間,其妻先後到肝臟內科及外科覆診,但無人再提及換肝事宜,多名醫生對其妻在換肝輪候名冊的位置也表示不知情。到了9月初其妻再度入院,更因病情惡化,在14日轉到深切治療病房,才由肝臟外科安排加入換肝輪候名冊,但三天後妻子因急性肝衰竭死亡,她當時只有47歲。

「醫生嘅良心去咗邊」

趙先生質疑為何半年內多次覆診沒有醫生正視其妻子病情不斷惡化的問題,「內科同外科完全唔使溝通,成班醫生同睇住個病人死唔理有乜分別,醫生嘅良心去咗邊?」他說若及早知道妻子已嚴重至要換肝,會及早行動,尋找合適肝臟,絕不會讓她等死。
代表黎青龍作回應的瑪麗醫院發言人稱,去年3月肝臟內科為佘女士進行肝臟移植評估時,評分屬低水平,未到急需換肝的地步,故處方藥物予她控制病情,並透過在內科及肝臟移植科定期覆診監察病情。發言人強調內科及外科病歷紀錄是互通,醫生可透過電腦病歷系統取得病人資料,當患者病情在9月惡化時,已再進行肝臟移植評估,但患者病情突然轉差,於9月17日病逝。

佘季芳死亡事件簿

《06年12月》
出現眼白發黃、疲倦及右上腹痛等肝病症狀

《07年02月01日》
進入瑪麗醫院肝臟內科病房留醫,曾接受四次抽腹水治療

《07年02月06日》
獲安排接受一連串接受肝臟移植前的檢查,包括抽血、洗牙及見心理專家等

《07年03月05日》
突然一切檢查程序叫停,獲安排出院

《07年03月20日》
首次到肝臟外科覆診,得悉未獲內科安排納入換肝輪候冊

《07年04月08日》
先後到內科及外科覆診,醫生均不掌握輪候換肝的事宜

《07年04月08日》
先後到內科及外科覆診,醫生均不掌握輪候換肝的事宜

《07年09月07日》
因病情急劇惡化再進入瑪麗醫院留醫

《07年09月14日》
轉入深切治療病房留醫,成為外科病人,獲納入換肝輪候冊

《07年09月17日》
因急性肝衰竭病逝

資料來源:佘季芳丈夫趙先生及瑪麗醫院

特稿:「點解啲醫生醫人咁求其」

一段31年姻緣,一個有兩名乖巧女兒的大好家庭,因為醫院錯誤而終結。趙先生表示,雖然他們不是大富之家,但當得悉妻子患病後,仍不惜傾盡家財尋找名醫治療,「但係點解啲醫生醫病人係咁求其?」
趙先生與妻子是中學同學,其後拍拖及結婚,組織幸福家庭,18載的甜蜜婚姻中,誕下兩名女兒,18歲長女正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13歲幼女就讀中二。
趙先生形容與太太非常合拍,一反傳統地「男主內女主外」。太太在港燈工作20多年,是家中經濟支柱,他則在家中處理電器批發生意,故可一手一腳照顧兩名女兒。「同太太一齊31年,我哋一家人真係好開心」。

同事願意捐贈肝臟

他說去年九月太太臨終前,醫生曾建議找親友捐出活肝,他自己、弟弟及太太的姊姊立即驗血,可惜不是血型不脗合,就是不適合捐肝。當時他曾想過透過港燈發出電郵,呼籲善心人士捐肝予太太。
太太逝世前三天,病情進一步惡化,要轉入深切治療部。兩名女兒以淚洗面,趙先生強忍悲痛,想盡辦法為太太找肝,絕望之際,太太的同事黃先生夫婦,表示願意捐肝給太太,令趙先生從谷底中看到曙光。當以為太太有一線生機時,醫生卻指因太太情況太差,不宜進行換肝手術,最終太太去年9月17日凌晨逝世,當時只有47歲。
趙先生說,太太逝世近半年,兩名女兒無時無刻掛念母親,「有時見到佢哋眼濕濕,都好想喊,但點都要撐住,如果唔係冇人照顧佢哋。」他希望事件公開後,醫院會改善官僚作風,不再有其他人受害。 本報記者

今日你點睇?

如你對這則新聞有任何意見,請電郵至mailto:focusgroup@appledaily.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