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11月27日

探針:法德轉右北京再受壓 - 鄭義

應國家主席胡錦濤邀請,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已於前日對中國展開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外電報道,為迎接薩爾科齊的到來,北京已準備了一百五十架空中巴士及四座核電反應堆定單的厚禮。很顯然,北京是想用這份厚禮,堵住薩爾科齊的嘴,以免其在民主、人權、伊核、緬甸等敏感問題上向中國施壓,並藉機穩住中法關係,使法國繼續成為中國「登陸歐盟的橋頭堡」。
不過,筆者認為,在歐盟內部政治生態已發生重大變化,主要龍頭國家已經出現右轉傾向,尤其是更多二戰後出生的新任國家領導人都帶有理想主義色彩、重利更重義的大背景下,北京對歐盟傳統的「誘之以利、分化瓦解」政策的效用成疑。

精心策劃的戰略轉變

在過去十幾年間,歐盟之所以一直扮演着中國鐵桿盟友的角色,其中既有必然因素,也有偶然因素。必然因素在於中歐沒有歷史和現實的糾葛,沒有根本性的地緣戰略利益衝突,而且,雙方在文化上有着諸多的相似性,容易走到一起。偶然性的因素則在於,歐盟兩大龍頭國家之中,法國出了個非常熱愛中國傳統文化、有着非常濃烈的中國情結的總統希拉克,而德國則出了個極力主張中德友好的施羅德。
不過,世易時移,過去維持中歐友好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因素皆已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一方面是因為近年來中國在經濟上的強勢崛起,尤其是大量廉價產品輸歐,不僅使得雙方出現了巨額的貿易逆差,而且,亦使得歐盟內部的失業情況加劇,並在一定程度上對歐洲人過去「悠閒自在」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帶來了衝擊,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經過這麼多年的經貿交往,中歐之間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體關係,這使得歐盟國家不得不開始關注中國未來的走向及發展的可持續性,並開始干涉中國的「內政」。當然,更為關鍵的因素還在於,德國和法國兩個「歐盟老大」都先後換上了兩個二戰後出生、具有堅定的自由民主與市場經濟信念的領導人默克爾和薩爾科齊。
薩爾科齊在當選之後曾特別表示,「在美國需要的時候,法國永遠會和美國站在一邊」,並在伊朗、伊拉克問題上表現出了強硬的立場。在對待中國的態度問題上,薩爾科齊不僅因蘇丹達爾富爾問題點名批評過中國,而且,將訪問中國的日程,安排在就任半年並已先後訪問過德、俄、美及北非之後。而默克爾的表現則更為激進,不僅不顧中方強烈反對接見了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而且,其所在的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還制訂了一套「價值觀外交」政策,企圖拉攏同樣擁有自由民主價值觀理念的日本和印度,結成民主同盟,共同向中國政府施壓。
種種迹象顯示,法德向右轉,並非是「一時興起」,而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戰略轉變,而這一轉變,勢必會對全球政經格局尤其是對中國的外交環境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最近幾年來,由於中國在與其他國家交往時推行了以「和氣生財」為主的實用主義價值觀,再加上美國忙於對付恐怖主義無暇顧及中國,曾經企圖圍堵中國的西方集團,實際上處於名存實亡的狀態。隨着法德帶動歐盟向右轉,及明年美國民主黨有可能上台執政,這一力量又開始生出重新集結的趨勢。

避免削弱西方價值觀

與美國想壓制中國稱霸世界的目標不同,由於歐洲曾經是全球民主自由價值觀念的發源地,歐盟施壓中國,帶有更多理想主義的色彩,即企圖讓中國亦擁有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觀,走上西方民主化的道路,並真正成為世界和平穩定的關鍵性力量,而不希望主導中國崛起的「北京模式」和「北京共識」,削弱西方的價值觀與影響力。對於北京來說,假如能夠擺正心態、妥善應對的話,應可讓外圍的正面壓力轉化為國內民主化改革的動力。否則,不僅有可能丟掉歐盟這個鐵桿盟友,還有可能導致針對中國的冷戰格局重新來臨。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筆者對默克爾以接見達賴喇嘛的方式來刺激中國相當不以為然。西藏問題事關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非常敏感,容易激起全體中國人的同仇敵愾。默克爾此舉不僅非常不智,而且可能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鄭義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