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7年08月2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探針:「政治化」的帽子可以休矣 - 楚寒

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本年初曾警告香港,不要再搞政治,如果再花精力「搞搞震」,而不去搞經濟,香港必然會被邊緣化。

月初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宴席上一位歷史系的學長講了個笑話:清朝雍正做皇帝時,有一回聽伶人唱戲,很賞識,於是賜座。那伶人是常州人,他真以為得了聖上歡心,竟不識深淺,過問起「政治」來了。雖然只是問了句話:當今常州知府是誰?不料龍顏大怒,這是該你這等小民問的嗎?立刻推出斬首,砍了腦袋。
這個故事讓席上一群學子們聽了大笑,在笑聲中感嘆古代專制政權防範平民過問政治的殘酷無情。大家都慶幸自己生在現代社會,如今世道畢竟開明了,「小民」已經不再被關在「政治」門外,到禮賓府門前向特首先生示威抗議幾聲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不會有常州伶人的丟掉性命之虞。

皇權思維抑壓民間運動

不過,香港某些人士似乎還保留着皇權時代的思維,硬要將民眾拒之於「政治」的大門之外。一些政界人士或親政府傳媒,動不動就給民間抗爭行動扣上「政治化」這頂大帽子,然後色厲內荏地訓斥一番。
早前在皇后碼頭的重置方案公眾諮詢會上,規劃署副署長就狠批有人將事件「政治化」;現在的扎鐵工人加薪工潮中,工聯會也指摘,工人在政治人物介入下,局面已經極度「政治化」。這些指摘與今年初北京兩會期間,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提醒香港人「不要再搞政治化,否則將被邊緣化」的說法如出一轍,可謂是「中央授意香港說甚麼話,特區就要說甚麼話」。
於是乎,用「政治化」這頂大帽子壓人,成了香港政場對待民間運動還擊敷衍的一大絕招,屢試不爽。他們祭出的這頂大帽子象徵着政商精英壟斷了在香港「搞政治」的至高特權,壓得普通民眾惶恐不安,深怕自己惹了大禍,闖進了「政治」禁區。
我們不禁要問一句:「政治化」究竟是甚麼?它真的很神秘很權威嗎?「政治」難道是一個雷區,民眾對「政治」真的一點也碰不得嗎?
答案絕非如此。在古希臘,Politics的原始定義是「城邦之生活,公共空間內人的生活方式。」哲學家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認為,政治是實現正義、為民謀利,以達到最高「善業」的行為。所以,回到這個原始定義,只要事關民生福祉,事無巨細,就都是政治。「政治」完全可以是公民自主參與的社會自治行動,為了公民個體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過上自由幸福的生活。

「政治」是人人有份的事

既然政治是我們眾人的事,我們做市民的就人人有份。斷沒有道理把「政治」的權柄交給政府,將「政治」的陣地拱手讓予政府官僚、巨商財團的道理。
如此看來,保育、要求加薪等民間行動既是市民自發自主地組織起來,將個人內心的願望和要求,轉化為公共議題的舉動,也是關注公眾利益及維護自身權利的運動。民間行動之意義在於,它呼喚一個擁有新世代價值觀、一個更加人道寬容的香港。如果說這是「政治化」,那麼對抗爭的市民來說,這不是罪過,而是榮耀。
香港需要的,是在社會生活的各個角落開放暢快的公共對話,是用人與人平等的姿態去解決所面臨的種種社會問題。動不動就拿「政治化」這頂大帽子來壓人,恐怕只能添亂,而不能達致社會和諧;也不是福為民開,乃是誤民誤己。

楚寒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