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8月28日

蘋論--坦白講:死得好還是不好 - 李怡

早兩期台灣《壹週刊》的專欄「坦白講」,記述了丈夫去世四年的家庭婦女王姞清的生活與感想,題目是〈死得好〉。她說她老公「死得好」,但她不是與老公沒有感情。老公死時她「天天哭,哭到喉嚨發炎,惡化成蜂窩組織炎,醫生說再晚幾天就得死了。」她說,「能死倒好,我不敢自殺,自殺會下地獄就遇不到他」。她說老公「死得好」,是因為她從悲痛中終於走了出來,還成立了台灣第一間夜間照顧兒童的福利機構。原是一個家庭婦女,怎麼可以辦到?她開玩笑說,「是我老公死得好,以前我學過開車、用電腦,但怎麼都學不會,為了搞這個基金會,沒多久我就全學會了。他的死讓我變得獨立,也讓我領悟人的關係要淡一點,分離才不會痛苦……」
這是一篇寫實又含哲理的樸素短文。只有如此深愛自己丈夫的一個婦女,才有勇氣說出自己丈夫「死得好」的話。丈夫的死,當然不好,要不然她也不會哭到要死了。但丈夫的死,給了她獨立生活、重新面對第二個人生的機會。因此她現在「坦白講」:「我老公死得好」。
人總要死的。這是人類最平等的事。但死有死得其所,或死得其時,也有死得不是時候,從而對親友、對社會、以及對他個人名聲,造成霄壤之別的影響。
汪精衞在年輕時刺殺滿清攝政王,被捕後在獄中寫下一首震撼一時的詩:「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當時清廷為了安撫人心,沒有殺他。到了抗戰爆發,汪精衞就投日當了漢奸。於是有人賦詩詠嘆:「早能引刀成一快,何嘗辜負少年頭」。若他當年被處死,可能就同林覺民一樣,流芳後世,不致於有負他的少年頭了。
毛澤東年輕時「指點江山」,使中國「換了人間」,只可惜也是晚節不保。今天,儘管中共為了繼續掌權,仍推崇毛澤東,然而,大部份中共退休老黨員私下都說,倘若毛澤東在一九五七年反右之前去世,歷史對他的評價將會大不相同。反右、大躍進、反右傾、文革,害死了數千萬人,真是千秋功罪,誰人能與評說?一九七六年毛死時,大多數被貶的老幹部,固然是表現出哀痛惋惜的模樣,但若讓他們「坦白講」,他們大概會說「死得好」。毛若不死,他們就沒有機會平反,也不會重掌權力,包括鄧小平在內。
最近,親中的民建聯主席馬力去世。中方官員及所有親中人士,尤其是民建聯的頭頭,都表現出哀傷、惋惜的神情,說了許多馬力「壯志未酬」的話。但若讓他們「坦白講」,馬力之逝對他們來說是好還是不好呢?馬力帶着「坦克碌豬」的言論避往廣州治病。若他的病有起色,他就要回港面對媒體與公眾,還要面對立法會議員的質疑。他要如何為他說過的話解套?作為主席,他又要如何為他的言論與民建聯劃清界線?以及如何減少在區議會與立法會的選舉中給民建聯帶來的傷害?這是讓民建聯的頭頭與中聯辦都傷透腦筋的事。現在他死了倒好了,他本人與民建聯都避過了這個棘手的大難題,而且在對死者的感傷情緒影響之下,反使民建聯在政黨排名的民調中,從五月份排第七,大幅躍升至第二。民建聯所有的區議會、立法會的參選人,也不必面對「坦克碌豬」的質疑了。民建聯可說撿到寶了。
因此,馬力之死,對民建聯來說,是好還是不好,實在已經分明,只不過政治人物不能像一個家庭婦女那麼「坦白講」。

至於支持民主,或對馬力的「坦克碌豬」言論強烈反感的香港人,馬力之死,就絕非好事。我們對他的言論反感,但不認為他「該死」,相反地我們希望他活着回香港,給香港市民一個交代。因此,坦白講,他死得不好。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