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7年07月02日

探針:一國良制 人間正道 - 江棋生

鄧小平將一國兩制用於香港,相信是別無選擇。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官方針對台灣問題祭出了一國兩制。後來,鄧小平將其先行用於香港的回歸,我認為不是出於「偉大的構想」,而是迫於無奈,別無選擇:一八九八年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即將到期,若再和英國人續簽,是很沒面子的事,無論如何說不過去;而收回香港搞社會主義,他又斷乎不敢。因此,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脫離英國管治,改由「港人治港」。十年來,香港繼續保有資本主義制度未變,這是基本事實。
中國大陸和香港以不足二十米寬的深圳河為界。然而,龍之傳人卻因一河之隔,身歷兩重天地。假如在大陸搞個公投:兩邊兩制,孰優孰劣?相信九成以上票數一面倒。別的不說,單舉兩項要緊的,就可知道香港制度是優越的。一是在潛規則盛行的大陸,當貪官是硬道理;在按明規則辦事的香港,當清官是硬道理。二是在大陸,民眾當寃大頭是硬道理;而在香港,人權不容侵犯是硬道理。

香港制度優於內地制度

今日大陸,幾乎無官不貪。擠進官場者,在潛規則的制約下,已不是想不想貪,而是不能不貪的問題,否則被淘汰出局的機率極高。粗略說來,能當成清官的機率恐怕不到萬分之一;貪官被揭露、被懲處的風險極小,恐怕不到千分之一。因此,經過現實的利害計算後,官場中具正常理性的人不難明白:當貪官才是硬道理。
今日香港,幾乎無官不清。進了官場,在明規則的約束之下,一般來說沒有貪的必要;一旦心癢伸了手,被捉拿歸案的機率,約在百分之五十到七十之間,風險是在大陸當貪官的五百倍至七百倍。因此,香港官場中人心裏清楚:當清官乃是硬道理。一個盛產清官的制度,顯然優於盛產貪官的制度。
在大陸,民眾的基本權益受到「合法傷害」後,能通過正常渠道討回公道嗎?我認為,其難度足以與一個人想當清官相比。一條主要渠道叫上訪,但漫漫上訪路,除了被搪塞、被糊弄,被截訪、被拘禁、被勞教也司空見慣;最後能獲公正處理的,也就千分之一二。還有條渠道叫民告官,但法官在三權不分下,要他們不聽政法委的,行嗎?最後,是由官方媒體曝光,出出惡吏的醜;不過,該不該曝光、曝多少,都由官府掌控。
「正常渠道」的慣性梗塞,使民眾承受不了合法維權的代價,於是大部份受害者選擇忍氣吞聲,當寃大頭──這成了硬道理。

一國兩制維護內地制度

在香港,民眾的基本權益一般不會受到來自官府的傷害;如果受了傷害,則維權手段既多,又管用。例如,可以通過不願「自律」的民辦傳媒揭露,可以讓民選立法會議員批判,可以去司法獨立的法院告狀,可以上街集會、遊行抗議,還可以組織自己的獨立社團進行博弈、抗爭──這五項政治權利,對大陸民眾來說,是鏡中花、水中月。往後港人如能衝破大陸官方阻撓,爭取到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那局面將更為可觀。在香港,受害者如果忍氣吞聲,那才是奇怪;起來捍衞自己的尊嚴和權益,則是天經地義的硬道理。一個人權不容侵犯的制度,顯然優於民眾當寃大頭的制度。
判明了孰優孰劣,再來看所謂一國兩制。它,不就是要護着那個盛產貪官的制度嗎?它,不就是要留着那個民眾當寃大頭的制度嗎?我認為,對中華民族來說,一國良制,方是人間正道。

江棋生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