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6月21日

探針:「沒有我們,那有今天?」 - 李金銓

香港回歸以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否認背棄香港人,她並為英國帝國主義辯護道:「我們把文明帶給全世界!」回歸日告別演說中查理斯王子說:「香港的歷史是我們的一部份,反之亦然。」末代港督彭定康形容香港是「具有英國特色的、偉大的中國人成功的故事」(好幾個「的」)。回歸後,香港的痛苦指數隨着老董陡升,直到北京回頭啓用彭定康的門徒氣溫才回暖。

滬商治港 絕非偶然

這豈不活生生印證了薩伊德在《文化與帝國》模仿殖民者口脗說的話:「你們有今天,全靠我們;沒有我們,你們就得回到蠻荒狀態!」
英國帝國主義把它要的不要的人,要的不要的制度,統統送做堆,給了香港照單全收。沒有「英國特色」沖刷封建的毛式「中國特色」,今天的香港會不會像二十年前的海南島那樣「先進」?
記得回歸前一兩年,洪清田兄做東請一桌好飯,一圈人輪流猜誰會出線當第一任特首。我脫口預測,是個「滬商治港」的局面。不是我懂得掐指一算,而是想到港英工心計,有套路,讓港人那麼服帖,而中國人信奉「拿來主義」,任錢其琛、魯平、張浚生嘴巴再硬,祖國實在沒有理由不繼承港英的深刻遺產。當時我腦中的影子是港大和中大:港大這個殖民官搖籃的校長寶座,長期由英國人包辦,直到晚期南洋華裔才有機會過癮;中大前幾任校長多與上海有淵源,又有香港和倫敦的教育背景。如此巧合,絕非偶然。因此我猜首任特首是「滬」和「商」的組合。

華裔學者 紛紛回流

香港各大學一方面從全世界公開招聘師資,另一方面又處處有「把文明帶給世界」的遺跡。以前有句名言:「在倫敦一事無成,到香港碰碰運氣」。從倫敦到香港,石頭就點成了金。英語世界美加澳印各路人馬(也就是比香港更早獲得「解放」的英國殖民地),來香港搵食者,絡繹不絕於途。跟着華裔學者紛紛從美英回流。這就構造了香港各大學的風景線。
朋友自海外歸來,踏進自稱「五星級」的系。那個系成員從五湖四海漂來,開起會來只聽到英語「呱呱叫」,英文是否出色比較難說。這些人有話爭着講,有事拼命躲,從無新意,更乏建樹。但他們關起門來,互拍肩膀讚好,聽久了很難不把自己當一回事。直到有一天外人闖進「桃花源」,定神一看,原來是一群母雞帶小雞的大院:徒子徒孫,幾代同堂,老爸退而不休,再由子女接棒,肥水不落外人田,近親繁殖達於極致;更有的找隔壁同事當導師,毋須修課,胡亂寫一篇甚麼東西,居然鍍金成為「博士」。學問大躍進了,卻老不發表學術論文。朋友說,這座「桃花源」風景好,何止「五星級」,評它「八星級」絕不為過。不知有漢,遑論魏晉,別處的確沒有見過。
李金銓
城市大學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