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7年06月15日

阻你三分鐘
我想話你知...體內流着的是南華血

當年綠茵場上的Captain高,現已年近80(圖),但對本地足球關心不減。

高寶強 77歲
50年代球星、南華體育會永遠名譽會長、綽號「南華之寶」。

近日南華表現不俗,重新得到球迷愛戴,作為元老當然開心。不過,我認為班主不要因為一場半場球賽掛紅旗(滿座)就滿足;球員更要明白踢波不止講氣力,而且還要用腦,可惜現今球員兩者都不足,球迷才會離棄本地波。
南華足球隊於1920年成立,是香港首隊華人球隊,加入南華是所有波牛的夢想。五、六十年代期間,隊中猛人如雲,大家都有「唔衰得」心態,加上當時沒甚麼娛樂,球員都肯花時間練波,終於令香港成為亞洲足球王國。
踢波當然要講天份,但能否成材就要看後天努力。記得當年何祥友(五十年代南華球員)原本已腳法了得,但不太擅長用左腳,於是他在每場球賽前,都提早一小時鍛煉左腳,終於成為雙腳皆靈活的球員。現在外界的誘惑太多,很少球員有這種毅力和能耐了。

……………………………

我6、7歲就開始在石屎地踢「西瓜波」,經常跌倒受傷,媽媽心疼得不讓我碰球,但我依然瞞着她踢波。14歲做了校隊隊長,參加學聯比賽時被南華招攬,未滿18歲就踢甲組賽。我的頭槌有勁,但不是天生骨頭硬,是不斷苦練的成果,除了每日頂球,還會用頭撞硬物練力,當年南華體育會的鐵門就被撞出無數凹痕。57年我代表香港到馬來西亞參加麥廸卡盃決賽,扭傷膝蓋仍不退下火線,直至用頭槌頂入一球才肯出場,結果香港就靠那球奪得冠軍,至今仍有老球迷對當時情況津津樂道。
初入南華時,為了不讓媽媽知悉,我把名字的「寶」寫成「保」,變成「高保強」。幸好當年電視不播球賽,媽媽拿着只有文字的報紙質問時,我就死口抵賴:「那個不是我呀,你的兒子是寶貝的『寶』,不是張保仔的『保』。」後來因為刊登照片而「穿崩」了,熱愛足球的爸爸開心得猛向街坊炫耀,媽媽見阻止不了,只好叮囑我小心點。
47至55年間我是南華球員,因收入有限,需當海關關員賺錢,後來因出埠比賽而辭工,還要補一個月薪水給政府呢!我為球隊犧性了那麼多,但南華會主席竟向我開出每年800元的合約,同時又給姚卓然另一份四萬元的合約。我一氣之下轉會到東方,即時收到過萬元酬金,相等於一層樓的價值。那年我協助東方奪得雙料冠軍,破了南華稱霸球壇的慣例。

……………………………

年輕時我身高5呎11吋,是南華隊長,轉到其他球會依然是隊長,別人都叫我「Captain高」。現在年紀大骨頭「縮水」,矮了4吋,幸好身體還算壯健,雖然已不能在草地上奔馳,但走路毋須別人攙扶,這都是踢波積下來的成果。
爸爸是南華擁躉,他希望兒子是南華人,為了完成他的遺願,我終於回到「老家」。現在我是體育會的永遠名譽會長,亦是元老足隊的領隊,體內流着的,始終是南華血。
撰文:吳淑義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