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6月10日

星期天休息:在信仰和理性的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 陶傑

英語世界爆發神學論爭,英國牛津大學教授杜瓊斯的《上帝大騙局》暢銷。杜瓊斯在書中質疑:基督教勸喻世人行善,是基於散播恐懼──一旦做了壞事,就要下地獄,因此,基督徒的善心,是有條件的,也是投機的,只是出於對下地獄的畏懼。一旦沒有了地獄,人在「無畏」的時候,還會不會繼續行善呢?一個無神論者,如果明知死後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如果一生都行善不作惡,是不是比基督教徒更高尚呢?
杜瓊斯的論說,在邏輯上有理,但只適用於少數的智者。一般人沒有宗教召喚對地獄的畏懼之心,連同對天堂的嚮往之情,恐怕會爭相行惡,人性淪亡。羅馬帝國的尼祿,中國的商紂和秦始皇,都是「不畏天」的暴君,舉頭三尺,他們不相信有神明,把權力用盡,把他們統治的國家化為一座活地獄。
中國的太湖污染嚴重,基本上已經完結;長江七成河水不可飲用,廈門建化工廠,萬人抗議,全國假貨盛行。本報的網上中國版,展示的現實相當慘酷:醫院就在不遠,民工的子女病倒街頭,無法負擔醫療,往來的過路人無人援手,眼睜睜病死。青少年流行虐待動物,大漢把一隻小貓綁在樹上活剝皮,拍成短片,一一上網。中國政府面對一個物質慾望爆炸、道德公義等於零的十三億人口的暴虐大國,不論提出「以德治國」,還是倡導「和諧社會」,效果有限。政府貪污,知識分子沒有發言權,爭相下海營商,中國的「中產階級」漸漸也學會了「如果不能改變現狀,那就參與現狀」(Ifyoucan'tbeatit,joinit)的生存哲學。

西方寄望中國的中產階級一旦興起,會像十八九世紀的歐洲一樣,覺醒到人權和自由,會促成向統治者改革。這樣的期待,把中國的人性看得太高,終於落空了。現在,眼見一個貪慾無窮的大國,吞蝕全世界的資源,化為空前的二氧化碳,對溫室效應施以致命的負擔,歐美都開始急了。
西方難以明白的是,中國人缺乏起碼的信仰,已經成為森林肉食的物競天擇主義者。物競天擇,是不講道德的,中國人在「改革開放」二十年後,終於從「狼圖騰」中悟出了他們認為的生存基本哲學:要生存,就不可以做任由撲食的羊,必須轉化為吃羊的狼。不是羊就是狼,沒有第三選擇。中國的「中產階級」,是物質的「中產階級」,不是歐美的人文的中產階級,當中國式的「中產階級」也爭相加入了狼的行列,只剩下農民和盲流成為羊的一族。這就是大陸「六四」之後沒有推行政治改革的後遺症。經過十八年來賞惡懲善的逆向淘汰,儒家的孔家店拆毀了,道家淪為風水和江湖術士的一門商業,佛家的寺院成為觀光熱點,中國漸變為「零道德、零公義」的「雙零大國」,只知道「經濟要發展」,但「發展」的過程完全缺乏道德公義和約束,中國總理溫家寶雖然是一個正直的人,不是看不出問題,但太晚了,他沒有辦法,也不可能拿得出辦法,因為任何辦法,都必須對統治者本身的專制權力作出約束和制衡。
在西方,基督教的道德力量正廣受質疑。杜瓊斯的論說,顯示西方的科學理性力量,自達爾文和羅素之後,正向教會展開一輪凌厲的新挑戰。西方有可能進入一個以無神論為主流的「後宗教」的新時代:不再需要教會,只憑理性和道德的國民教育,向未知的宇宙再進軍。是福是禍,猶未可知,但西方的人文思想正醞釀蛻變。

中國不但還沒有「進化」到這個階段,因為中國傳統道德文化的淪喪,反而倒退到一個沒有儒家、沒有道家、沒有佛教、只有赤祼祼的弱肉強食的「絕對達爾文主義」世代。比起歐洲的中世紀,此一狀態更為可怕,因為歐洲中世紀雖然壓制了科學和創意的發展,畢竟還有強大的道德。在中世紀的歐洲,沒有人為了暴發,用毒藥來造假麵包,而流通歐洲。
一百五十年前,來到中國的西洋傳教士眼見中國落後,想在民間推行基督教,美國牧師林樂知,辦了一份《中國教會新報》,提出「基督教有益中國論」:
「中國向為習俗所囿,致失其治理萬物之靈。論世者每曰:中國礦產之煤鐵,實多於歐洲,持上之人,愚而不明,狃於風水邪說,坐令棄於地中,甘失富強,為可惜矣。」
林樂知主張,中國人內修以基督教的仁愛之心,外建以法治,這個國家才有得救,因為「凡有損之惡習,如吸煙、酗酒、賭博、姦淫、欺騙、竊盜等類,教規之禁例甚嚴。有益之良模,如鐵路、電線、郵政、礦務、製造等政,國家之富強可卜。所惜者:今世之人,僅信其外貌之粗迹,未得其真理之淵源。」
「僅信其外貌之粗迹,未得其真理之淵源」,林樂知抨擊中國,只懂模仿西洋的技器,對於基督教的人權和博愛的人文價值觀,中國拒之門外。不但拒絕人權,而且還不畏天命。林樂知歎息:「人盡以教天者愛人,豈不可以愛人者興國乎?」

不是甚麼「科教興國」,而是「愛人者興國」,林樂知預見了中國危機所在。林樂知沒有預見的是,橘超淮而枳,任何西方的文明概念,引入中國,與中國的醬缸土壤結合,都會正負得負,結出壞果子。馬克思主義本來倡導財富的公平,在北歐,創建成瑞典、芬蘭等民主社會主義的均等社會,富人的稅交得重,但國民的幸福得到保障。基督教國家如英美,對裸體寬容,香港的淫審勢力,在基督教的把持下,卻比今天的中國更封閉保守。他更沒有預見的是,不但中國的孔孟倫常,經受了五四運動和後來「文化大革命」的破壞,俄國的十月革命,列寧上台,史達林承政,更為中國輸入了一套以仇恨為基礎的社會統治結構。
以仇恨為本,而不是以仁愛為懷,加上民族主義的一面倒情緒教育,造成今日中國人的心理狂躁乖張,每十人之中有一人精神失衡,折射到中國電影,不是《瘋狂的石頭》雞鳴狗盜之荒謬,就是《滿城盡帶黃金甲》暴君帝皇之嗜血,引證了中國大陸人口的「狼羊二元結構」:不為羊,即成狼,不為乞丐,即成盜寇,沒有人權、法治、公義,在這樣的狀態建構和諧,全世界只能遙祝胡溫兩位好運,而當前的西方七大工業強國高峯會(俄國不算),如果不及時研究二十一世紀「中國奇蹟」的新課題,人類的前景也相當堪憂。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