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29日

回歸10年百人誌
陸恭蕙:維港之戰未打完

因徐嘉慎律師的一封信,喚起了陸恭蕙對保護維港的關注。圖為02年向政府呈交新維港規劃。

說好了五十年不變,所以即使紅旗飄揚,當年頒佈《英王制誥》(LettersPatten)宣佈香港為大英殖民地的維多利亞女皇(QueenVictoria),如今依然名傳香港。只是,保得住「維多利亞港」這名字,也未必保得住那戀戀風情。97前後,政府一浪接一浪的衝擊維港,民間一次又一次築起沙包抗爭,當中有你,有我,還有陸恭蕙。 記者:蔡元貴

相關新聞:1997年5月29日10年前後:揭10歲學生嘗禁果

在95年暑假,陸恭蕙議員辦事處接到一封信,來自素未謀面的徐嘉慎律師:「當時我係立法局環境事務委員會主席,徐嘉慎當時係城市規劃委員會成員,佢寄咗啲關於政府填海計劃嘅資料畀我。佢同我講,維港填咁多海好大問題。」不久就是港英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陸恭蕙把反對填海列入競選政綱,從此跟政府展開漫長而費勁的角力。

多得不受器重的蕭炯柱

這場仗不易打,由港英政府到特區政府,都熱愛填海:「政府需要土地起樓,可以透過舊區重建,或者發展新界,但係要收地,好麻煩。填海就易好多,方便到一填就有,喺政府心目中,成個維港都係土地庫。」
回歸前後,政府部署的填海工程範圍廣泛,維港兩岸合共填海接近九百公頃,相當於十個海洋公園:「如果填海工程全部落實,維港就會變咗條河。」陸恭蕙於96年在立法局提出私人草案,制訂法例,禁止不必要的維港填海工程,那就是回歸後掀起官民多番對簿公堂的《保護海港條例》。回歸後,臨時立法會把一些前朝通過的法例推翻,《保護海港條例》一度也岌岌可危,陸恭蕙又要向臨立會議員游說,憑她三寸不爛之舌,才能保得住她的維港。
98年,陸恭蕙循地區直選再次晉身立法會,再次為維港打仗。《保護海港條例》在回歸後沒有被封殺,反而得以強化;立法會於99年修訂法例,成功把維港範圍擴展至啓德,陸恭蕙說是多得回歸後不受董建華器重的蕭炯柱(當年的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支持修訂。
回歸後人口膨脹速度遠低於預期,香港已無填海起樓的必要,但政府依然要填海,新的理由是起路:「我哋覺得法例精神冇受尊重,政府一意孤行,惟有喺法庭見!」陸恭蕙以保護海港協會名義入稟高等法院,尋求司法覆核。官司打到上終審法院,政府敗訴,還要支付堂費。

相關新聞:數字話當年:港人遊澳門創新高

更重要的是民間已覺醒

事到如今,陸恭蕙還在跟政府拔河,維港之戰打了十幾年還看不見結局。成敗都好,陸恭蕙認為,更重要的是民間的覺醒:「呢場仗,已經超越咗反填海運動,今時今日邊個都好,都會懂得保護香港遺產,連天星碼頭個鐘,大家都學會珍惜。民間越來越多人投入公共事務,保護環境嘅組織比十年前多咗好多。」
自從立法會議事廳主席座椅上那幅英皇徽浮雕拆了下來,陸恭蕙只當了兩年立法會議員。99年直選,她宣佈不參與新一屆的立法會選舉,理由是「我感到沮喪,因為政府唔當立法會係一個夥伴。」

「我嘅時候過去咗喇」

在回歸前的立法局,她先後運用議員的私人法案權力,成功捍衞維港,破除新界婦女的隔禁;但「港人治港」下的立法會,議員只能提出不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和政府運作的法律草案:「回歸後好大打擊,以前有度門罅俾我攝下、掙扎下,𠵱家成度門都閂晒,政府要貶低立法會,我惟有走去第二度攝,喺民間用另一途徑發聲。」
最近她又加入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核心小組,議論政制。明年又是立法會選舉了,51歲的陸恭蕙淡淡的說:「我嘅時候過去咗喇!」
【回歸10年倒數33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