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29日

蘋論:兩類愛國與另一類假愛國 - 李怡

又到「六四」周了。所謂「六四」周,是指支聯會率領的「六四」遊行到「六四」晚上的點燃燭光這一周的時間。這一周,我們想起「六四」。我們想起十八年前,曾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日子,香港上百萬市民走上街頭,聲援在天安門靜坐的學生;我們會想起,我們流着眼淚看電視螢幕上展現的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景象……。
我們是愛國者嗎?如果我們不愛國,怎麼會在那段時間那麼激動?怎麼會連續十八年,每年都會讓「六四」浮上心頭?
「六四」以後,香港人已清楚地將「愛國」分成兩類,一類是自稱愛國又被認為是「親中」人士,他們的愛國等同於愛黨、愛政權,你也可以說他們愛的是那個國家機器;另一類是每年紀念「六四」的市民,他們愛的是中國的土地、河山、人民,他們與親中人士最大的區別,就是愛中不愛共,愛國不愛黨,因為中共政權不等於中國。
十八年過去了,中共政權對「六四」採取逐漸淡化的方式,以發展經濟來促使人民忘記「六四」。中央領導人如溫家寶在記者會,當避無可避地被問到「六四」時,也只說黨中央面對的是一場嚴重的政治風波,在關係黨國命運的時刻,採取一些措施去堅持黨的路線,才能穩住改革開放的大局。
中共內部曾經檢討過蘇聯、東歐的巨變,基本上肯定鄧小平在「六四」時採取果斷決策,有助於穩住政權,不會像蘇聯、東歐那樣由於「政治改革」過急而崩解。然而,中共內部從未對「六四」的做法予以肯定,要不然為甚麼不大張旗鼓地追封「共和國衞士」?為甚麼鄧小平去世的悼詞不着一句關於他對「六四」的果斷決策?為甚麼每年到了「六四」就緊張兮兮地全國戒備?
因此,即使「愛中也愛共」的人士,都不會接觸「六四」的話題。如人大常委曾憲梓,在上周末接受電視訪問時就說:「(六四)已經過去十八年,可以說是國內一個不幸政治事件,會把這事情淡化,大家應該向前看。」

在強調「以民為本」的胡溫時代,對各地群體抗爭事件,儘管出動武警鎮壓,但手段畢竟不似「六四」那樣殘暴了。筆者相信,中共高層對「六四」的可能共識是:儘管「六四」鎮壓的決策沒有錯,但手段卻大有改善之處。
「愛中又愛共」的人,大致上會持曾憲梓那類看法。那麼馬力的言論算甚麼呢?曾憲梓指馬力「失言」,從動機與效果綜合來看,恐怕不是「失言」而是「言為心聲」吧。要將馬力的「愛國」觀作分類,那麼他既不是「愛中不愛共」,也不是「愛中兼愛共」,而是「假愛中假愛共」一類人。他不但不淡化「六四」,還想藉「六四」的言論來諂媚中共政權,以取得個人以至民建聯的利益。可惜馬屁拍到馬腳上了。
中國的年輕學者王怡,曾告訴我們一個波蘭思想家米奇尼克的事:在一九六八年,蘇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包括波蘭在內的五個東歐國也一起出兵,米奇尼克為波蘭的罪過感到羞恥。他說,這種羞恥感,使他覺得自己是波蘭民族主義者。王怡在三年前寫文章引述這件事,並說,他寫文章時,正是蔣彥永醫生提出要求平反六四而被無理羈押的日子。這一天使王怡感到無比羞恥,這種羞恥感也使他不能不認同中國,使他成為一個民族主義者。
馬力絕不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他也沒有羞恥感。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