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29日

美國與世界:美國移民法案形同大赦 - 柯翰默

作為對打算移民人士最具吸引力的國家,美國等同擁有挑選NBA前一百名新秀的選秀權。然而,邊境控管鬆散,加上懶散使然,這些名額簡直像隨便從聖薩爾瓦多市電話簿挑前一百個名字來填滿。
國會正在辯論的移民法折衷方案,確實改進了我們選擇合法移民的標準。不幸的是,此法案處理合法移民的美意,完全被其處理非法移民的瑕疵所掩蓋,就是該法案不能確保今後十年,我們不會再冒出一千二百萬名非法移民來要求大赦。

計分制或被操控

如今,在世界各地等候移民美國的長長名單上,能優先合法移民的,並非當中最優秀、最聰明的人士,而是在美國有親屬者。現行改革方案將設立一套計分制度,把腦力與進取心納入計算。這是個重大進步。然而,我們得注意兩件事:
(1)新計分制在八年之後才會生效,在這八年間將仍按血緣關係而非才能來挑選新移民。而且誰知道八年後的國會是否會遵守目前的協議。
(2)只建立一套計分制,把教育、技能和英語能力的分數計算在內是不足夠的,這些分數可能仍不敵另一種分數,那就是親屬關係──這也已內建在新計分制內。眾議院已在研擬修正案,要把表親關係的分數提高,超過身為專業護士的得分。計分制可能被操控,親屬關係分數遠高於技能,最後技能分形同虛設,成為舊式連鎖移民制度的掩護罷了。
至於法案中有關非法移民的條款,根本就是頒佈大赦。沒錯,在美國雖然要付五千美元罰款(一家五口!)才可註冊合法身份,但對非法移民而言,真正嚴重的處罰是遣返──讓他們在美國打拼的一切一筆勾消。當聯邦探員突搜剝削勞工的血汗工廠時,黑工害怕的不是探員大喊:「我們要來收罰款」,而是怕他們說:「我們要來把你遣返到中國的悲慘生活去。」

關鍵在邊境執法

從這法案獲簽署的那刻起,所有無犯罪紀錄的非法移民,都可以向美國政府註冊,申請臨時的合法居留身份。此外,只要總統證明已達成特定的邊境執法機制,這一千二百萬人就有權申請新的Z簽證──可以終身續領至死──容許他們在美國居留、工作、旅遊和再度入境。
這是大赦──倘若我可以信賴法案內含的邊境執法機制,我就會舉雙手贊成。如果這確實是最後一批非法移民,且讓我們寬厚人道地領他們走出黑暗;但倘若我們不能關閉邊境,那麼上述的寬厚人道做法,就等於向世界宣告,前往美國的最聰明方法是非法入境。不幸的是,在這法案中,針對邊境執法部份都只是官僚數據和新奇噱頭:主要是把邊境巡邏人手增加一倍至二萬八千人、有大量高科技感應器和四架無人駕駛飛機。
這項大赦將待總統證明已達成上述官僚標準而生效,無視於邊界實際狀況。這是多麼空虛荒謬。我提議一項簡短而具體的修正:「這項大赦宣佈生效的時間,訂於總統證明經南疆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人數已減少九成的翌日早晨。」這項修正條款肯定能讓改革法案全盤過關,因為就大多數的美國人而言,只要能確保這是最後一次,他們都樂於給予寬厚的大赦。
柯翰默CharlesKrauthammer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