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29日

陶傑短評:打粗執法難 - 陶傑

兩鐵合併打粗,凡在地鐵講粗口者,即可蒙受入獄半年之刑事鎮壓。民風刁劣,「巴士阿叔」之類的小農暴民類似水滸裏的牛二,肆虐特區,兩鐵予以嚴打,全香港與國際文明接軌,無疑十分必要,特別要強調的是,前英殖民地時代想不出來的主意,在「港人治港」時代,想到了,兩鐵的高層管理人,其智商竟然超過英國佬,更令人讚歎。
然而,誠如某傳媒大亨的名言:「意念(ideas),不值一文錢,只有能執行的意念才值錢。」嚴打粗口,如何執行?責任落在地鐵職員身上。但鳳城酒家禁煙喋血案的先例,血淋淋地證明,地鐵職員如膽敢「執法」,保釣志士的下場就是榜樣。
敢在地鐵高聲講粗口者,其性格之粗獷暴戾,必在鳳城酒家的一干福建煙民之上。地鐵職員執法,將遭到粗漢的「反執法」,不但現場立時毆辱,火氣上頭,把這個多管閒事的職員推下車軌,一輾兩段,也有可能。
中國人社會,講究圍觀,有地鐵職工反遭粗口怪客就地正法,地鐵乘客,冷漠旁觀,竊竊私語,譏笑職工。笨蛋:「打份工啫」,不會有人援手的。即使有一個「禁粗辦」供電話「求援」,一樣因「人手不足」,臨場龜縮,如此則講粗口者,變本加厲,放心由葵涌一直「×老母」,好似唱歌一樣,×到尖沙咀,一方面是侮辱女性,積極地看,則為這個「亞洲國際都市」,平添生活情趣。假大空有主意,執法無方法,也不是壞事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